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穿越之黎锦的农家日常 > 第106章 第 10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包子一岁零九个月大, 平时吃饭也乖,现在足足有接近二十斤。

    这重量抱在怀里当然没什么问题,但黎锦这可是托着他做俯卧撑。

    黎锦把长袍的下摆掖进腰带里,赤足, 只有手掌和足尖着地, 从肩胛骨到脚后跟呈一条斜线。

    平日里看起来清瘦的身材在这时候彰显出完美的流线型肌肉。

    这是个标准的俯卧撑姿势。如果忽视他背上那个眼睛亮亮的小包子的话。

    虽然三月气候还比较冷,但屋里烧了地龙,穿着单衣也不会冷。

    再加上黎锦刚刚给小包子擦过澡,索性就没给他穿繁琐的夹袄, 只着了一件半袖连襟中衣和裤子,露出小包子藕节一样的手臂。

    小包子知道这是爹爹在跟他做游戏,于是他张大嘴巴笑得很开心。

    这可苦了黎锦,他缓缓地用手臂支撑自己伏下、抬高。

    不能太快, 因为这样可能会把小包子甩下去;但也不能太慢, 要不然就失去了练习的意义。

    往常做四十多个的时间,黎锦这次只做了二十八个。

    汗水在额头会聚,有的直接滴下, 有的顺着眼窝流下, 汇聚到鼻尖后, 再一滴滴砸在地面上。

    秦慕文知道这时候擦汗会影响阿锦做的速度, 他只能扶着小包子,让他不让用手砸爹爹的背。

    等到黎锦一组做完, 秦慕文飞快的把小包子抱在怀里, 又给黎锦递布巾擦汗。

    黎锦起身, 往日沉稳淡定的眼眸映着微黄的烛光,里面全然是对俩崽的宠溺。

    可又因为刚刚真的很累,流了不少汗,他半阖着眼眸擦汗,配着高挺的鼻梁和稍有散乱的发丝,还有因为运动而露出一小截儿锁骨,整个人透着一股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性感。

    黎锦擦完后,脱去外袍,露出里面已经被汗水浸湿的中衣。

    他索性连中衣也脱去了,其实最近已经不必要烧地龙,但因为家有小孩,担心小包子发热,黎锦还是没让断了地龙。

    此刻,他是真的觉得热。

    古代其实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样,百姓们在炎热的夏季还包裹的严严实实。

    黎锦上辈子留学期间,去过一趟英国,在大英博物馆见过清代人仿画的清明上河图。

    图上桥边那些挑着担子、干体力活的百姓们大多都光着小腿,有些明显赶路过来做买卖的人,甚至也穿着半袖衣服,露出手臂。

    此前,黎锦还在村子里的时候,五六岁的顽童不穿衣服在村里撒野的都有。

    所以说,一个男人在自己屋子里打赤膊,其实不算出格。

    黎锦再做第二组俯卧撑的时候,直接就在背上垫了小包子的襁褓,让他趴上来。

    “爹爹!二!”

    一瞬间,黎锦有点不知道自家崽这这句话里面是不是有双关含义。

    这到底是说第二组俯卧撑,还是说他……

    反倒是秦慕文反应的快,他惊讶道:“包子会数数了?”

    然后包子很不给面子的说:“阿爹,一!”

    黎锦一边做俯卧撑,一边说:“小包子刚刚大概是听到你给我数数,再加上平时你给他教一二三,所以才学了两句。”

    毕竟包子还小,就算知道说一二三,也不懂其中意思。

    三组做完,黎锦的胳膊都在发抖,这种情况自打他开始锻炼以来,已经有半年多没出现过了。

    不过也有收获,那就是总算把小包子哄开心了。

    这个小家伙最近太懂事了,很委屈很委屈的时候,他只是不说话,默默掉金豆子。

    就连哽咽声音都很小。

    刚刚黎锦就是怕小包子哭,所以才变着法子哄他开心。

    =

    眼看着就要到三月末,黎锦的二十周岁生辰,他该加冠取字了。

    陈西然掐着时间,不等黎锦写信邀请,就甚至专程从镇子赶来,为了参加黎锦的加冠礼。

    邹秀杰也修书一封,说自己订了婚,最近实在不能出来走动,很遗憾不能参加黎锦的加冠礼。

    黎锦看到后很是惊讶,他以为邹秀杰年纪还小,不会这么急着订婚娶妻。就算要娶,也是陈西然先娶。

    没想到,陈西然这边还在物色姑娘家,邹秀杰这小子已经提前一步订好了。

    陈西然看到书信后,佯怒道:“这小子不就是仗着自己长相讨姑娘喜欢么,怎么还编排起我来?”

    黎锦笑道:“接下来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黎锦也给宋先生写了信回去,说了自己即将加冠,地点是宁兴书院的文庙,询问宋先生最近是否有空。

    宋先生的妻子听到丈夫说这封信的内容,语气讪讪:“黎锦果然找到其他大人为他取字了?”

    “他信上没说。”宋先生脸色有些不好看,但到底尊重妻子,还是回答了她的话。

    当时他想给自家大郎与小包子定下娃娃亲,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妻子拦下了。

    那会儿妻子的理由是黎锦家贫穷,又无父母宗亲,不像个有福气的。

    可这才一年不到,黎锦就连中小三元,并且自己独立编撰了《农桑算经》和《蒙学算经》两部书,书脊上都有知府大人的印章!

    一册书的售价都有三百文,这么多书出版了,黎锦的财力在镇子上肯定可以排在前面。

    另一点,说他无父母宗亲,但黎锦却可以被知府大人赏识,毕竟知府大人可是钦定过每个村都至少有一套《农桑算经》。

    再说了,黎锦编撰所有书的校对者都是万云,风光霁月的万解元。

    别的不说,宋先生如今过了而立之年又四,大郎虚岁十,比小包子大七岁。

    也就是说,宋先生二十二岁左右中的秀才,之后又考了两次秋闱,全都名落孙山。

    在宋先生最关注科举考试的那个时间段,万云就像一颗闪耀的紫微星,先是两年内连中小三元,之后直接参加秋闱,一举就中了解元!

    要不是他母亲亡故,得回去守孝,说不定万云早就可以登上天子堂,面圣参加殿试了。

    就是这么一个传奇的人物,居然阴差阳错与他的学生成了好友。

    今年寒冬,黎锦参加院试,宋先生给他和陈西然作保,就听到两人聊到过万教谕。

    但当时宋先生每反应过来这人是谁,现在想想,很可能就是万云。

    他的妻子显然也想到了当时说定亲的事情,但她还是怀揣着天真的希望。

    “黎锦家的小包子还没定亲吧,这时候你去跟黎锦说定亲……”

    她还没说完,宋先生就苦笑道:“这时候还怎么开口?就算小包子没定亲,我们家这种情况,还怎么高攀黎锦?”

    “可他是你的学生啊。”

    “我也只不过算是给他启蒙了而已,他能连中小三元,这都是他自己的本事。我这个时候上去要给他说定亲的事情,别人都会以为我们家见他发达了才如此做。黎锦若是同意了,那就是他人好、念旧情;若是他不同意,两家人的面子都挂不住。”

    所以,这个时候聪明人的做法,就是绝口不提定亲的事情。这样大家恩义尚在,黎锦还把他当先生。

    晚上,宋先生的妻子又问:“那黎锦的加冠礼,你还去吗?”

    回答是:“当然去。”

    就算取字的人不是他,作为黎锦的第一个老师,他也会有相当重的地位。

    说不定,还有机会跟万教谕说上两句话。

    =

    又过了几日,总算到了黎锦加冠的时日。

    因为他不在祖籍,自己也不喜欢繁琐的礼节,那就一切礼仪从简。

    前一日黄昏,黎锦已经跟摈者约好第二日加冠的时间。

    幸好这是在月末的休沐日,书院的学生不多,黎锦也只邀请了几个自己比较熟悉的人,陆长冬也是邀请之列。

    陆长冬收到黎锦的信后,整个人激动的差点在院子里跑起来。正好之前为他作弊的先生上门,看到这一幕后一脸的难以言喻。

    当然,作弊这件事没传出去,只是陆长冬自己被从甲等划到了乙等,所以先生名气并没有受到很大损失。

    “你收到了黎锦的信,这么开心?”当初还不是因为黎锦的答卷太优秀,才会导致东窗事发。

    陆长冬:“当然!先生,其实我现在崇拜阿锦,就跟您崇拜万教谕是一个道理。”

    先生:“……”总感觉自己当时做了件天大的蠢事。

    黎锦甚至还邀请了庞老、山长和知府大人,但这也仅仅是礼貌问题,他们肯定不会来。

    翌日清晨,黎锦早早的起来洗漱吃饭,带着一家人前往书院。

    他穿了身便服,而把秦慕文缝制的日常样式的冠服背在行囊里。

    等到了书院后,秦慕文带着小包子在一旁歇息,黎锦站在文庙左侧迎接来客。

    每走到拐弯处,黎锦都要跟宾客互相作揖,走到庙门前,再次互行揖礼后,才能进门。

    进入庙门后、升阶、升堂的时候,都得不断地互相作揖,这提醒着读书人得谦逊、敬让,把这些一辈子都刻在骨子里。

    成为真正有‘腹有诗书气自华’的人。

    山长和知府大人都派人给黎锦送了祝词,但他们本身诸事繁忙,倒是不得空。

    这都在黎锦的预料之内。不过,两人能赏脸给他祝词,这也算意外之喜了。

    陈西然看到这些,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万云倒是老神在在,他及冠那会儿,两位大人也给了他祝词。

    至于庞老……黎锦想,算了,自己跟庞老连招呼都没打过。几次想登门拜访,也都吃了闭门羹。

    这件事急不得。

    可看着面前那打扮的很是正式的老爷子,黎锦差点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庞老包括万云在内所有人都要惊掉下巴的动作,老人家强行解释:“我……我就溜达一下。”

    溜达?

    这下一群人更加惊讶。说好的高冷、不近人情、连族亲信笺都不收的人设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