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我的姐姐重生了 > 150.第一百五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卫红怔愣的时候,有人已经越过她, 直接往魏延安那里去了。

    看到来人, 魏延安一直皱着的眉头微松, 拉了拉旁边的凳子,“坐, 今天怎么上我这里来了?”

    来人是魏延安的同事陈良玉,他们办事处就他们和主编三个,魏延安和陈良玉关系一直不错。

    陈良玉把带来的营养品放下,外套脱了放到一边, 探头瞄了一眼,“养伤还写稿子呢,够勤奋的啊。”

    “隧洞事故的事。”提起这事,魏延安眉头又微微皱起来。

    这次事故十分严重, 魏延安在医院的时候, 同住病房的全是在工地上工的知青或者社员, 他也没有明说自己的身份, 由着他们误会自己也是去挣工分补贴的, 把事情里里外外打听了个清楚。

    这次爆炸事故, 固然有爆破员操作不当的缘故,工程部施工队的责任也很大,爆破员居然不是专业人员, 而是随便找的社员, 没有经过专业培训, 也没有爆破资质。

    完全是可以避免的事情, 最后的结果却这么惨烈,不做些什么,魏延安于心难安。

    陈良玉当时也第一时间去了现场,也跟着进了隧洞,不过他运气好,二次事故的时候,他被困了一会就被解救出来,不过是被小块的落石砸到了头,看着吓人,其实没什么。

    在医院呆了一天后,他就被主编派出省城汇报这次事故工作了。

    本来早该来魏延安这里的,但在省城忙了几天再回来,又下乡会采访事故后续问题,一直也没回过县城,就拖到了现在。

    说起事故的事,陈良玉也叹了口气,很沉重也很心痛,跟魏延安讨论起他了解到的一些情况。

    在陈良玉越过林卫红并开口的一瞬间,林卫红整个人都蒙了,脑子里的记忆一下子就鲜活起来,他分明就是上辈子她亲眼看到被抬出来的那个“魏延安”!

    林卫红没敢再上前,而是下意识地躲回到了楼梯口那边。

    可惜林爱青家离楼梯口太远,林卫红根本听不到魏延安和那假货的对话,让林卫红有些失望。

    哪怕再不想承认,林卫红也不得不承认,是她上辈子认错了人,她只是听到别人议论,也胡乱地对号入座了。

    看到有人上来,林卫红也没敢再在楼梯口呆着,而是赶紧下了楼,下楼后把东西往楼下灌木丛里一塞。

    再从大门口出去时,遇到那门卫大叔,还跟大叔寒暄说把东西送到了,这会也没事,准备去下面公社看看自己下乡的同学。

    林卫红一切都表现得太过正常了,门卫大叔还叮嘱她如果晚上回来要早点回,林卫红都笑着应了。

    屋里,魏延安和陈良玉聊完工作的事,陈良玉忽然四下看了看,“你家不是来客了,怎么没见人?”

    “来客?”魏延安挑了挑眉,意外地看他。

    陈良玉点头,他媳妇没跟着来这边之前,他也是住宿舍楼的,进出这边不用去门卫登记,不过以前关系处得好,每次来都会在门卫那边跟大叔闲聊一下。

    无意中看到登记本上写了魏家有客来访,才会这样开口问。

    家里来客人挺正常的,陈良玉也没打算多算,主要是他进屋这么久,也没见到人,可明明门卫大叔说,魏延安家的客人就比他早一脚走,陈良玉有些奇怪,才会这样问的。

    ……

    林卫红确实去了下面的大队,她去找同学借钱的,出门在外,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就是她去县城穿的衣服包裹,也都是同学给她收拾准备的。

    不然早八百年被人抓起来送回省城去了。

    不光是要钱,林卫红还想弄张介绍信,林卫红不是上辈子什么也不敢,思想被管制得规规矩矩的林卫红,她活了大半辈子,知道这时候,别看去哪里都需要介绍信,但其实这里头漏洞很大,作假非常容易。

    一些重大机关倒是会跟介绍信上的单位电话核实,但大部分都是看一下,有手续就放行的那种。

    而且现在是七七年,不是六几年的时候,政策已经很松动了。

    “你疯了吗,你还想要钱,你知道你这两天在我这里拿走了多少钱吗?”农村常见的小院子里,林卫红的同学一脸气愤地看着林卫红,“我手里头没钱,我们这还没分家,钱都婆婆管着呢!”

    林卫红现在最听不得的,就是“疯”了,她冷笑一声,“行,那我问你婆婆要去。”

    “你!”林卫红同学要气死了,要不是有把柄抓在林卫红手里,她哪里会这么被动,更不敢真让林卫红去找她婆婆,“你还要多少!”

    早这么说不就得了,林卫红停下脚步看向对方,“五十块!”

    “你就是杀了我,我也弄不到五十块!”现在十块钱都难得,更别说五十块的,一家人一年拼死拼活挣工分,除去换粮还债的,也就能拿个几百块钱,五十块可不是小数。

    林卫红才不管对方弄不弄得到,反正她就是要。

    见林卫红又要往屋里走,林卫红同学气疯了,赶紧把人拦住,咬着牙道,“你等我两天!”

    等个两天而已,林卫红还是可以等的,她从同学这里又换了点现钱出来,就赶紧回县城去了。

    她得趁着林爱青下班之前,跟魏延安见上面,让他明白,他不应该跟林爱青在一起。

    再到家属院的时候,林卫红就熟门熟路了,她还给门卫大叔送了包饼干,“就多买了一份,您带回去给孩子吃。”

    门卫大叔拿到饼干还在感慨,林爱青这个姐姐挺讲客气的,就是可惜了……

    下午大家都上班去了,家属院里安安静静的,魏延安家大门敞开着,林卫红进去转了一圈,没看到人。

    也不知道她怎么找的,居然找到了走廊尽头的水房,魏延安正拄着拐站那里解决个人问题呢,林卫红就冲了过去。

    “我帮你!”

    魏延安,“……!”

    中午听到陈良玉讲来了客人后,魏延安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他再准备,也料不到他在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林卫红会突然出现。

    好在林卫红进来的时候,魏延安已经解决好,裤子拉链都拉上了,不然非得被林卫红吓出毛病来。

    虽然护住了最紧要的地方,但魏延安被林卫红冲出来,没稳住身体,拐也没有扶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去,顿时一股钻心的痛意窜上来。

    “你怎么了,我扶你起来。”林卫红也吓了一大跳,她赶紧伸手去扶魏延安。

    魏延安忙摆了摆手,“我太重了你扶不动,麻烦你去帮我到楼下喊人上来。”

    林卫红想伸手,但看魏延安那痛苦的表情,又怕没扶稳再把人给摔伤了,只得忙不迭地点头,准备去楼下喊人。

    “对了,你是?”林卫红都走到水房门口了,魏延安突然开口问。

    林卫红有些失落,又有些激动羞涩,“你不认得我吗?我是卫红啊,我们见过的,就前年年初的时候,在棉纺厂家属院门口,我们见过的。”

    魏延安眸光一缩,微微摇头,“你怕是认错人了,前年我没回省城。”

    “是,你这辈子是没回来。”林卫红低声嘟囔了一句,神色有些恍然,魏延安也没听清她说的什么,就见她整个人明显低落起来,艰难地道,“我是林卫红,爱青的姐姐。”

    终于亮出自己的身份了,魏延安先前还怕认错了人,现在就不担心了。

    “原来是大姐,麻烦大姐赶紧去帮我喊人。”魏延安脸上又露出痛苦的表情,他这真不是装的,是真疼。

    刚刚那一摔,好像摔到尾椎骨了。

    因为魏延安的称呼,林卫红心情失落了一瞬,但很快又飞扬起来,魏延安并不讨厌她。

    飞扬的时候,心里还有些忐忑,等会儿,魏延安能相信她的话吗?

    林卫红不知道,她那些话压根就没有机会出来,就算能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

    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魏延安很快就通知了门卫大叔,又联系到了市里的精神病院,院方跟二院确认过后,就已经在家属院等着了。

    林卫红才按着魏延安的安排下去,就被人抓了个正着。

    “为什么!”林卫红伤心欲绝地看着被人扶着下来的魏延安,痛苦地问他。

    魏延安只觉得林卫红表露出来的感情莫名奇妙,完全不明所以。

    “我们跟省城那边联系过了,患者的臆想症十分严重,你们家属多理解一下。”扶着魏延安的是精神病院的医生,抓到了林卫红,可魏延安也不能不管。

    正好他们回去的时候,顺便能把魏延安送到人民医生去。

    等林爱青从乡下回来,才到家属院门口,就被门卫大叔拦住了,连大院都没进,立马就往医院赶了过去。

    医院里,魏延安委委屈屈地缩在病床上,他疼啊,腿倒是不疼,就是尾巴骨疼死了,医生说是没伤到骨头,但就是疼得厉害。

    不光疼还眼巴巴地看着病房门口,等林爱青一出现,“媳妇……”

    看着魏延安那可怜样,林爱青是又心疼又好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