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质女 > 第181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气燥热,可是皇帝却迟迟不见,这不是明显地下脸子吗

    尉钟在宫门前候着,汗水也顺着脑门直往下淌。被圣武帝这么一晾晒,他也是后知后觉自己太过托大,怎么忘记了皇帝是最厌恶别人摆布他的

    于是这脑子里飞快想着该是如何应对。

    只是老国舅被这般的晾晒,不多时,宫里的也全知道了。

    尉太后听了,气得脸色都变了,觉得凤离梧因为那个姜秀润太过小题大作。

    可是她发脾气,凤离梧现在已经是不甚搭理了,而凤鸣宫那里,也不让她去,就算是要给父亲求情,都没个去处。

    那天,尉钟被晾晒了半响后,终于见到了皇上。

    只是君臣二人见面后,尉钟是诚惶诚恐地向皇帝请罪,请求重罚尉珊唐突了皇后之罪。

    现在正在用兵时,凤离梧也不好太妄动尉家,便是语气平平道,皇后的男装英姿的确是有些风雅迷人,那尉珊一时走眼,看上了皇后也是有情可原。只是女儿家竟然这般不检点,荒郊旷野的也能衣衫不整地沐浴,直愣愣地往人的身上扑。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乡野里出来的村妇呢,说出是尉家世家的女儿,都给尉家丢人

    尉钟只一个劲儿地点头称是,便请安退去了,压根没有再敢去见皇后。

    至于那个尉珊,从牢里放出来后便被送到了庙庵里教养身心去了。

    只是尉家再不敢往皇帝的身边塞人了。

    而三郡的战况胶着了一段时间后,战况也终于发生了偏颇转变。

    凤舞侵占的那几个郡县虽然是产粮的大郡,但是自从三郡兵马侵占后,赋税加重,比较着大齐统治时,增多了三成。产的粮食,农夫们竟然留不下多少,尽数要供给三郡的兵马嚼用。

    这样一来,一大家子一年辛苦到头,却要活活地饿肚子,这让乡民们如何能忍受

    而另一方面,就在大江对岸,齐朝因为早些年修筑了水渠工程,将水引入了许多荒地草甸之中。骤然多了许多亟待开垦的良田。

    农司颁下文书,只要能开辟荒田五亩,便可去官府领取三亩地契,另外两亩化为公田,一并交由耕种,待得秋收时,公田产粮达到一定的担数便可减免赋税。

    这样的文书已经公布,许多邻国无地的荒民都被吸引过来了。纷纷来到大齐开拓属于自己的田地。

    而且只要手艺扎实,犁地齐整,是个干农活的好把式,还可以去各个郡县的官府,免费领取种子。

    这样一来,江水两岸立刻形成鲜明的对比。

    就算在三郡有良田屋宅又如何到头来不过是一家子忍饥挨饿,若是缴纳的数目不对,还有可能被官府抓去。

    与其这般,倒不如渡江去大齐统治的郡县里去谋求些营生。

    这一开始,乡民们的转移倒也不显山露水,只不过是各家一些年轻的劳动力自己偷偷搭船渡江来齐地探探深浅。

    可当他们尝到了甜头,开垦出了良田立稳了脚跟后,立刻便通知了家人,将自己的亲眷从江对岸接了过来。

    这乡里乡亲的,肥得流油的美事都是遮拦不住的,一时间一传十,十传百,就这么的传扬开来。

    到了盛夏时节,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旱席卷三郡,而乡民私逃的风气骤然成灾,竟是一个村里一个村里的人偷偷渡江逃离。

    待得凤舞发现问题的严重性时,产粮的几个大郡县已经逃了大半的劳动力,有些偏僻的村落竟然已经是空荡荡的没有人了。

    凤舞听闻手下人的汇报,勃然大怒,急急派人沿着江岸阻拦,一旦有发现私逃者,杀无赦。

    就这样,靠着滴着血的刀尖,这才堪堪刹住了私逃的风气。

    北齐的这位皇帝,先前的精力全用在了军事上,这产粮的事情,只要有肥田人力,有什么可忧愁的是以他先前也不怎么关注。

    如今眼看郡县的好劳力逃跑得七零八落,来年军队的粮食无以为继,凤舞大为光火,这才细细追查。

    可是这一查才发现,乡民们所承受的几多赋税,压根不是出自他的命令,而是叛逃过来的两大世家的人私下颁布了重税。

    毕竟从洛安来到三郡的这帮子世家,已经习惯了养尊处优,这骤然来到了荒僻之地,修建华屋美院,重新置办田产,哪样不需要银两而且逃离洛安时屋舍田产尽都抛下了,那可是一大笔钱财,再要他们自出,可是一百个的不情愿,总是要算计着再多捞取些油水才好。

    当凤舞搞清楚这一点时,是勃然大怒。

    那两大世家明明个个腰缠万贯,肥得流油,却要刮蹭几个郡县苦寒百姓的油水,这等子的涸泽而渔的行为,着实叫凤舞恼火。

    他突然觉得当初那两大家过江叛逃时,怎么这般的顺畅,难道凤离梧就一点都没有察觉吗

    而自己这般敲锣打鼓,恭迎而来的几船世家,如今看来,倒像是一只只饱食终日的硕鼠,吃完了大齐的粮仓,又钻到他三郡的米缸里颐养天年来了

    可是他想明白了后,又不好直接找那两大家的族长斥责。

    毕竟这两大家是高举扶持二皇子正统的旗号过江而来的。他当大大的褒奖重用,才能给江对岸还未投诚他的世家们打下样板。

    如此一来,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可是这位满肚子的邪火,不找人发泄又实在难忍。

    这位居宫里的世家女杨皇后就成了现成的泄气沙包。

    当天,凤舞临幸后宫,却因为一碗甜羹的温度不对而勃然大怒,斥责着杨如絮毫无皇后的才学。

    凤舞骂得毫无掩饰,只拿了大齐的姜秀润来比较着他的这位皇后。

    那姜秀润文能定国,为大齐设计开凿了受益百代的水渠工程;武能百步穿杨,当年在波国蝎城射瞎了来犯敌首的一只眼。

    可是她杨如絮能做个什么竟是整日里只知道往后宫里塞着各色的女子,却不思该如何做个贤后,辅佐夫君的百年大业。他也是倒了大霉,要了凤离梧舍弃不要的破烂货色

    杨如絮一直在杨家养尊处优,正经的世家姑娘哪里会听闻到这等子的恶毒咒骂。

    更何况他竟然拿了那姜秀润跟她作比较。难道真是当她不知,他整日里闲来无事便看着姜秀润的画像。

    依着她看,凤舞如此急切的造反,恐怕不只急于要夺下大齐的万里江山吧更是要急着夺兄长之妻,睡透了他的长嫂呢

    当时便是一个忍不住,只回问了那书斋画像的事情,再问她给他找来的那几个,他哪一个睡得不满意了怎么好吃饱喝足,转身冲着端茶送水的骂娘

    一时间,杨皇后满腔的激愤涌了上来,竟是跟皇帝互骂到了一处。

    杨如絮也不傻,自然知道凤舞如今要倚重两大世家。若是今朝被他骂得顺了口,以后她在宫里如何立足,坐稳这个皇后之位

    可是凤舞的邪火,压根不是因为这宫里男欢女爱之事。

    他看杨如絮还得理不饶人的顶嘴,戳破了他心里的隐秘,登时火起,竟然直接给了杨如絮一个响当当的嘴巴,然后冲着她喝骂着杨孟两家干的丑事,直道着来年等着一起饿死在三郡吧

    杨如絮听得心内一惊,这才明白凤舞今日找茬翻脸的缘由,这事关三郡的成败,她也再不敢顶嘴,只在凤舞砸摔了她的寝宫,气冲冲地离去后,赶紧寻来父亲,说出这郡县劳力不堪重税叛逃的事情。

    不过杨家知道了信儿,自己兜顶不住,又连忙寻了孟家族长孟津商议对策。

    不过跟着孟津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轻纱遮脸的男子,便是一起隐匿在凤舞身边的秦诏。

    他如今在两家族长的面前,倒是袒露了身份,自言是秦家的秦诏。

    而杨孟两家,看到秦家原来也在凤舞这边布下暗线投诚,心里更是安稳了一些。

    当杨家族长说了凤舞大怒之事后,秦诏倒是不慌不忙道“那些个赤脚的百姓,不过是些无头的苍蝇,听风是雨,顺风而动。现在他们听闻去大齐可以免费得田地,免赋税,自然要去尝一尝甜头,可是若他们发现这甜点吃下去要命,你们说他们还会再吃吗”

    孟津觉得秦诏似乎是有些法子,便探身问道“秦将军是什么意思难道大齐是诓骗了那些乡民不成”

    秦诏饮了一口茶不急不缓地道“这件事情,在下已经布置了甚久,如今倒是要验看一下成效了。若是皇上指责二位,倒是不妨跟圣上言明,现下大齐看着红火,最后却是要背负诓骗乡民背井离乡,抛弃祖业的骂名的”

    孟津不耐他卖关子,便道“有何良计还请秦将军照实说来”

    秦诏微微一笑,因为刀疤而显得笑容有些扭曲变形“那边的郡县司库的小吏,已经被我重金收买埋下了暗线,如今,正是入夏二播的季节,他们现在发给乡民也都是炒熟的种子,他们种了一夏,却连种子都不发芽,你说会不会造反生事呢”出错了,请刷新重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