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妖颜祸君之卿家九娘不好惹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莨夏迷迷糊糊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昏昏沉沉的,就要昏死过去。

    不远处,斧钺钩叉刀枪剑戟的声音不断充斥在耳朵里。莨夏迷迷糊糊间,想了很多事。

    她有点儿不想继续这样的生活了。每一天都觉得特别的累,每一秒钟都在煎熬。

    然而,她并不可能就此放弃,这便是她最累的地方。

    身上已经没有丹药克服。莨夏小产虚弱,加上她中毒不能用补药,也不能贸然用竣猛的解毒药。身体情况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莨夏想想,死了算了。然而又苦笑。她死了,她的仇怎么办?

    想到仇恨便不觉得现在有多难受了?也不觉得刚才打出最后一点的内力让她无法支撑自己前进。

    莨夏缓缓从地上站起来,他要去军营把狐由羡是奸细的事告诉老太太。

    可是没走几步,莨夏要昏死过去。重重跌到了地上。

    莨夏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脸火辣辣的疼,不知道身处何地。只听到外面公鸡咯咯咯打鸣的声音。

    莨夏微微动了动手,全身如散架了一般的疼痛随之而来。

    莨夏疼的出了一头的汗,这才注意到自己所在的地方。连个幔帐都没有挂着,她头顶上是破破烂烂的泥土房顶。

    这是在哪里?莨夏瞬间升起警惕。不会是被合胡人掳截去了吧?

    真想着突然有一阵脚步声从外面走开进来。莨夏赶紧闭上眼睛装死。

    就听到一个妇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怎么还不醒呢?这都十六天了。再不醒来都要不中用。”

    莨夏气的咬牙切齿。什么叫不中用?一下子睁开眼睛,与看自己的那一双眼睛四目相对。

    那女人被她突然睁开的眼睛吓得退了几步,缓了好半天才道,“你醒了呀?”

    “你是谁?”莨夏警惕的看着她。

    “雏雅。”那女人笑了笑,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身上穿着的粗布衣服显露了她的拮据。她笑着走出去端了一碗红糖水进来,“快把这碗水喝了。”

    莨夏听说自己昏睡了十六天,再看看眼前这个女人,端起红糖水来一饮而尽。

    雏雅笑眯眯的看着莨夏,“看你确气色好了许多,再过几日应该就大好了。”

    “这是什么地方?”莨夏更关心的是自己的所在。

    “这是下河村。”雏雅看着莨夏,“我是从上河村里捡你回来的。”

    “那边仗打的怎么样了?”莨夏关心的是打仗的问题。

    雏雅对这件事儿并不关心,淡淡的回答,“合胡人退兵了。”

    莨夏闻言松了口气,“退兵了好,退兵了好。”

    雏雅见她关心打仗的事,觉得自己与她并没有什么要聊的,便道:“外面还有事,我就先出去了。你活动活动如果能动了就下来走走。”

    莨夏点点头,救命之恩之类的话,她没有说出来。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得劲。

    莨夏从床上爬起来,只觉得骨头架子都要散架了。

    她忍着痛坐起来阖眸调息。结果感觉到九转灵胎的连接。

    莨夏感觉碧血天蚕蛊似乎已经进了体内,欣喜若狂之余,又感觉碧血天蚕蛊只不过是进了体内盘踞在一处,根本就不一动不动。

    莨夏就算这样也心满意足了。毕竟碧血天蚕蛊现在还活着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好的事了。

    自己现在还活着就没有什么要奢求的了。

    莨夏这调息完之后,把她住的房子打量了一番。

    这是一个特别小的房间,房间里都是灰头土脸的,只在房间里发了一张架子床。别的东西什么都没有。

    莨夏见这户人家一贫如洗还将自己捡了回来。雏雅真是个善人。

    莨夏走出房间。阳光热烈,灼烧着自己的眼睛。

    莨夏第一次想要呼吸外面的空气。第一次觉得活着真好。

    走到院子里,三个孩子现在忙碌。雏雅从一样破烂的厨房里探出脑袋,“你先坐,你先坐饭,马上就好了。”

    莨夏不知道她说的马上好了是什么意思?只是看起来这个女人忙忙碌碌的。过的还特别充实。

    “要不要我帮忙?”莨夏主动提出要帮忙。

    雏雅看着慢慢走过来的女人,“不用。我看你腿脚还不灵活,你坐在外面晒晒太阳。”

    莨夏乖乖听话,就在外面。这要放在别的时候,几乎是不可能的。莨夏一直都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想要做的事。

    可是现在莨夏似乎已经摆脱了困扰,什么事都没有了。她乖乖的坐在一条长板凳上,阖眸朝着太阳。

    八月底,阳光早就不那么热烈了。撒金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莨夏只觉得通体舒畅。

    之前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享受过这样的生活了?她不禁问自己。

    有时候偶尔逃避一下,这样的生活看起来还不错。

    雏雅忙了一会儿,就唤大家吃饭。

    莨夏和家里的几个娃娃一起进了厨房。

    又窄又小的厨房里放着一个破烂的桌子。除了四条腿还算结实以外,莨夏挑不出这张桌子的任何优点。

    桌子上面摆的两个菜,几个白面大馒头。雏雅天,每一个人要了一碗小米粥,招呼几个人,“快来吃饭了。”

    她的孩子们依次坐下,莨夏在雏雅身边坐下。

    就在她刚坐下的时候,一个小男孩站了出来,“你是爸爸的座位。”

    莨夏吓的站起来。雏雅不慌不忙道,“没事儿没事儿,是亡夫原先愿意坐这里。”

    一瞪眼小孩,“快吃饭,就你话多。”

    莨夏被这么一说更吃不下饭了。更不知道该怎么做下来了。索性也不坐了,拿了个馒头走出门口。站在太阳下面吃馒头。

    等饭吃完以后,雏雅坐在屋檐下纳鞋底,莨夏便跟着她纳鞋底。

    至于回去的打算。莨夏几乎还没有想过。

    他现在只想做一件事。就是安安稳稳的活着。能过一天是一天,多活一天赚一天。

    莨夏突然特别想逃避原来的生活。那时的生活从来都不是她想要的。

    雏雅是对生活有大智慧的女人。她不管走到哪儿?都乐观,积极向上。

    莨夏每天跟到他屁股后面干这干那。忙的不亦乐乎,又觉得很好玩。

    时间长了,雏雅也不把莨夏当外人?有什么就认真教给她。

    莨夏学的很快。很快就学会了编筐子。每天没事儿干就坐在那里编筐子,一个两个,三个编了十几个放在一起。

    雏雅说她过几日要去赶集。莨夏也想跟着去,又不好意思说。毕竟他们要去赶集的话要背很多东西。自己看不懂,只能看着雏雅背着东西离开。

    在一起生活得半个月以后。有一天雏雅出了门以后,并没有回来的。莨夏着急的带孩子们去找她,找了半天。在一个小山丘后面发现了她。

    此时的雏雅睡得真香。借着月光洒下,雏雅睡觉的样子迷人可爱。

    莨夏第一回背着一个人从远处回来,每天晚上她突然间觉得自己好有力气。突然间觉得这便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雏雅很瘦很轻。睡觉的时候敷在他的身上,发出淡淡的呼吸声。

    莨夏边走,雏雅最小的孩子就在身边,拉着她的裤腿跟着走。

    一路上小孩子还在一直跟她说话,“妈妈不听话了……”

    “是吗?”莨夏柔柔的回答。

    “妈妈有一个好东西。”小孩子答非所问。

    莨夏顺着他,“什么好东西呀?”

    “我不告诉你。”小孩子咯咯笑着。

    雏雅最大的孩子现在已经十四岁了。他看着这个阿姨背着他的妈妈,心里五味杂陈。

    从第二天开始,莨夏不想看见那个小孩儿每天早早的起来锻炼身体。

    家里没有一个男人,女人便要扛起所有的事。

    莨夏不过是在打酱油。有时候都觉得很累。

    雏雅每天每天,日复一日地忙,从来没有一句怨言。

    他要为每一个孩子做衣服纳鞋底。她要为每一个孩子挣没口饭吃。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雏雅的大儿子基本上会干所有家里的体力活儿。砍柴挑水。

    雏雅的二姑娘现在已经会绣很多东西了。只是雏雅别让他抛头露面。一直都藏在家里没有让出去。

    莨夏在雏雅家里住到九月底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夜风呼呼的吹。莨夏做了个梦,梦见宗权,梦见那个从未出世过的孩子。

    莨夏哭着从梦中惊醒了。身边是雏雅的三儿子。

    她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自私下去了。如果在这么下去。她将会失去一切。

    莨夏再一次回到晋阳城中的时候。那一日下着雨天灰蒙蒙的。雏雅反复说让她留下,她却迟迟不走。

    莨夏与雏雅已经相处得特别熟悉。雏雅就像是他的大姐一样。可以告诉她人生的很多事情。也可以帮她分析很多事情。

    “雏雅姐,救命恩人。”莨夏临走前与雏雅告别。

    雏雅哭的像个孩子,“你走了以后也可以常回来看看。有什么不高兴的事也要回来看看。”

    莨夏点点头,从下河村离开。

    莨夏知道回晋阳的方向在哪里,走在路上,她便不再逃避。其实莨夏一直都想知道最后梁将军胜利了没有?

    莨夏一直想知道老太太到底有没有上战场。莨夏也一直想知道,最后到底是怎么了?狐由羡有没有被地正法?

    这些事一直都是未解之谜。而且这些事对于他来说又至关重要。他不希望这里面的任何一个问题给他的是失望的答案。

    所以莨夏逃避了两个月,这才终于选择了回去。

    晋阳依旧车水马龙,像从没有经历过战争。

    莨夏回到晋阳城以后,第一件事便是去风月楼。

    莨夏回去的时候还是午后。风月楼里安安静静。

    莨夏从后门摸进去,直接进了密道。

    密道里面谁也不在。莨夏看的心凉。这是怎么回事?

    莨夏从风月楼离开的时候,太阳西下。九月阴冷的气息慢慢爬上身。

    莨夏掩住衣袍往梁府走去。

    她想宗权了,也想那个令她日夜牵挂的老外祖母了。

    莨夏回到梁将军府的时候。梁将军府中正在大排宴宴。问清楚了才知道。梁永康娶媳妇儿。

    这么大的事她竟然都不知道。莨夏突然觉得在下河村的两个月以来,她与整个晋阳城都脱轨了。

    莨夏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现,有很多人在指指点点。

    莨夏你想不怕这些,所以他直接去找了外婆。

    可是外婆并不在。

    莨夏心突然就慌了。他去找舒娘,叔娘也不在。

    混乱中莨夏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把她拉住。莨夏抬头一看,抱住她便哭了起来。

    拉住她的人正是洛水。

    晋阳城的人都以为莨夏以身殉国了,老太太痛不欲生,自打仗凯旋归来之后,便去庙里上香了。

    洛水他们早已经搬回山上住了,要不是梁永康的婚礼,他们都不会下山。

    洛水讲到这里的时候,不安地看着莨夏。

    “怎么了?”莨夏问她。

    “有一件事不知道讲不当讲。”洛水支支吾吾。

    莨夏蹙眉,“有什么事儿你就说。”

    “我与??鳌??

    “??骰乩戳寺穑俊陛瓜墓匦牡木谷皇??髌桨不乩础

    洛水点点头,“回来了。”

    “回来就好。”莨夏笑着,“你们什么时候想办婚礼?”

    “婚礼?”洛水哑然,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事莨夏会这么轻易的答应。

    ??鸢的事情过后莨夏从未轻易许诺别人什么。可是她许诺了??鳎??运??蚁肿约旱某信怠

    洛水茫然无措地坐在那里,“小姐,我还不想嫁人。”

    “你不想嫁,可是有人想娶啦。”莨夏笑眯眯看着她,“别想那么多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洛水用力点头,“小姐,有一件事要与您商议一下。”

    “你说。”莨夏找到洛水以后,心情格外激动。巴不得现在就把全世界给她。

    莨夏不听他说,只是道,“你们自己决定就好了,不用跟我说。”

    洛水被莨夏的突如其来的热情弄得有点不适应,她被别妞妞的说,“小姐,我可能怀孕了。”

    莨夏听到这个喜讯,高兴得合不拢嘴,直到她看见梁永康的新娘,昙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