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他从尸河来 > 第七十七章 群鼠朝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前面这家”魏煜阳看着面前歪歪扭扭的指示牌,不敢相信地问道。

    “好像是。”

    这家所谓的酒店是真的小,矮矮的二层平房,墙角还有一滩泡在水里的青苔,散发着一股潮湿的腐臭味道,也不知多久没打理过了,外面的灰尘覆了厚厚一层。

    这种店为什么还没被强拆魏煜阳站在门前,踌躇着要不要进去“要不我们露营算了”

    “你带帐篷了吗”

    “没有。”

    “别说我不提醒你,这儿离市中心很远而且现在已经晚了,更别想着会有车经过这里。那些人自己开车过来的,而我们的车已经被司机开回去加油了。”

    真是个残酷的事实他们不得不在这个破旧又阴森森的小酒店住下。

    阿梨没再说话,拉着元?L之就往里走比这更破更糟糕的地方她都住过,一点都不挑的。

    至于元?L之他一向都是将就自己的

    小酒店的地板都是木制的,踩上去嘎吱嘎吱响,刚进门的时候门上还被震下一层簌簌的灰尘,惹得魏煜阳在后面哈哈大笑“容梨你是不是长胖了连门都被震成这样。”

    司安拍了拍他后脑勺“说什么呢,快走”然而当魏煜阳踏过那道门时,门“咣”地一声掉下来了掉下来了

    魏煜阳石化当场“我这么有分量吗”

    阿梨毫不留情地嘲笑他“呵,辣鸡”

    “”

    “几位,住店吗”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女子,阴森空灵的声音,不带一丝语调的话陡然飘进耳朵里,惊得魏煜阳大叫一声动作敏捷地跳到司安后面躲着,司安亦是吓了一跳,像只护崽的母鸡一样反手将魏煜阳护住,警惕地看着她。

    女子的脸色白的几乎透明,像是常年不见阳光那样的不健康,瘦削的身体套着一件肥大的t恤,显得像一只大口袋一样,格格不入。

    然而那双眼睛却是紧紧地盯着几人,那眼神里满是饿了许久的人看到食物的渴望和疯狂,还有些诡异复杂的意味,阿梨不动声色地挪了挪脚步,沉声道“嗯,还有房吗”

    “有,想要几间有几间。”女子嘴角勾的更弯,僵硬地笑道“我叫阿瑶,几位这边请。”

    “要登记一下吗”司安眯了眯眼睛,状似无意地问道,看见女子顿了一下,领着四人往一个小柜台走去“很少有人来,我都忘了这规矩了,几位别在意”

    “不会。”

    楼上传来????的声音,几人却都一致地保持沉默,假装没听见。

    阿瑶在柜子里翻找了好大半天,才勉强找出一个灰扑扑的笔记本和一支没墨的笔,司安默了一下,皱着眉拿自己的笔在本子上刷刷刷几下把四人的名字写上了。

    “这是房间钥匙”女子把两把生了锈的钥匙摸出来,直直掠过司安递给了元?L之。

    司安“是我不够帅气吗”

    魏煜阳贱贱道“是的。”

    女子瘦弱如鬼爪一般的手拎着钥匙,元?L之却看也没看,只微微垂头凑近阿梨“阿梨今晚要不要去后山”

    去后山做什么

    阿梨眼睛动了动,笑看着他点点头。

    郊外的夜晚和白天简直就不是一个温度,大概是因为山林比较密集,风吹过凉飕飕的。唯一动人的景色,大概只有面前这一轮圆月了。

    “所以你们大晚上不睡觉是为了来这山顶上看月亮的”魏煜阳不住地打着哈欠,靠着司安快要睡着,嘴里还嘟嘟囔囔的“不过这空气真不错,那房间的霉味快熏死我了”

    司安看着他耷拉的脑袋,默了一会还是没把人给推下去,任由那颗毛茸茸的脑袋靠在了肩膀上。

    阿梨窝在元?L之的怀里,两人的呼吸沉稳又一致。

    “睡会儿”

    阿梨摇摇头,她可清醒着呢。看见司安和魏煜阳的姿势,阿梨笑了“你最近好像对他温柔了不少”

    司安默了一瞬,说“有吗”

    “有”阿梨??宓哪抗馓??卑祝?景裁缓闷?氐闪怂?谎邸跋胧裁茨卣饷粹?觯?揖桶阉?钡艿芸吹摹

    一个,怎么也长不大的,需要他保护的弟弟。

    阿梨失望了“哦这样啊”

    “”

    月亮的光晕似乎又朦胧了些,一阵飒飒的山风吹过,似有几声低低的呜咽,还挟裹着一股怪异的骚味。

    元?L之的身体陡然紧绷,眸色凌厉。阿梨精神一振“来了”

    风骤停,声声尖嚎突地响起,凄厉的声音在这宁静安寂的夜里格外渗人,心悸无比司安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把呼呼大睡的魏煜阳摇醒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叫的这么难听”魏煜阳也被那叫声激的清醒过来,好奇地往声源处探头。

    阿梨和元?L之踱步到最高点,居高临下地看着下面小酒店外围了一大圈的东西。

    那些东西身上灰扑扑的,眼睛却是赤红无比,熙熙攘攘地挤在一起,朝着一个方向,两只前爪不断作揖,似在朝拜

    而它们所朝拜的地方,不知何时竟摆上了一架木制高架

    “我去这么多老鼠成精了这是”

    “嘘,继续看。”

    白天那大酒店的服务员指引这地方的时候她和元?L之就知道不对劲了,那服务员本就不是人,一只刚修炼成形的鼠精罢了。她好奇的是这个酒店到底有什么玄妙,就将计就计过来了,却没想到会看见这一幕。

    那些老鼠,都在拜谁

    四人就这么趴在山顶上,聚精会神地看着下面的情况。

    房间内款款走出一个穿着怪异的女子,正是阿瑶。她依旧是一副瘦削苍白的模样,但嘴边已经是生出了长长的鼠须,双眼赤红泛着血光,指甲变得又尖又长,可怖至极

    她的脸上是最真挚诚恳的敬意,嘴里猛然尖叫一声,群鼠瞬间沸腾

    奇怪的是,这么大的动静,居然也没有别人发现异常,像是专为他们举办的狂欢之夜

    突然几只硕大的老鼠慌忙跑出房间,在阿瑶脚边来回打着转,不知说了什么,阿瑶的脸色猛然大变接着便慌忙跑进屋里。

    呵,是发现他们不见了吗阿梨心中冷笑,捻了捻手上残余的香灰。房间倒是布置的蛮到位的,把香味隐藏在房间的霉味中,想要不知不觉的让人沉眠不醒,那香可是霸道,用的是人的琵琶骨磨成,普通人闻了便会陷入深深的梦魇之中

    不过可惜的是,他们不是普通人。

    它们这么做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吧目的是什么呢而且也没听说过这地方有什么人口失踪的消息

    思绪间,下面陡然沸腾起来阿梨只觉得这些老鼠的疯狂就像是看见自己的崇拜者一样,狂热的叫声重重叠叠,却高涨不下。

    高台上慢慢走上一个小小的人儿,五岁模样。

    脸上带着得意,笑着看向下面的崇拜者。

    竟是傅魃这件事居然也和他有关系,真是哪哪都有他身后的草丛突然一阵骚动,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狗东西多少年了还是改不了吃屎的本性”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傅白蛮和奴舟也来了大聚会么

    然而元?L之却是一脸“早知如此”的表情不过看到旁边司安和魏煜阳更加惊讶的表情,阿梨觉得自己应该淡定些。

    嗯,是的。

    傅白蛮看着下面得意洋洋的傅魃,恨得后槽牙咬的嘎吱嘎吱响:“呸狗东西,看他那样一帮子鼠辈蛇鼠一窝”不过如今的她虽仍是恨得要死,却已经是能够稳住自己的暴躁了。

    要不然早化作原形扑上去了。

    下面一阵欢腾,只有阿瑶的脸色僵硬的不自然,细看的话还能发现她的身子在不断发抖。

    傅魃享受够了群鼠的朝拜,脸上带着笑意朝阿瑶慢慢踱步过去“人呢带下来吧”

    “人人”阿瑶低着头吞了吞口水,颤着声音说道“人不见了”

    傅魃的脸色陡然沉下来“不见了”轻轻的话语却带着无限的冷意阴森,让阿瑶的身子颤的更加厉害了,周围欢声尖叫的群鼠也察觉到了这股可怕的气息,瞬间沉寂下来,半点声音都不敢出。

    “你们之前不是做得很好吗怎么膨胀了”

    “不不是的主人那些人”那些人怎么了呢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明明计划的那么好

    阿瑶的背上冷汗涔涔,风一吹过,鸡皮疙瘩起了一地,阴森的凉意袭上来,让她身体一软匍匐在地

    “呵,不用行此大礼。今天遇到的是什么人”

    “就只是三男一女,没有什么特别的”

    “哦这么说来还是你的疏忽了”

    巨大的沉力陡然压下阿瑶难抗地喷出一口鲜血,眼睛赤红地磕头“主人主人饶命啊主人”

    “饶命今天可是上供的日子,你犯了如此大错,要怎么办才好”

    “主人”

    “吱”旁边一只肥硕的老鼠突然被一张血盆大口狠狠咬下脑袋,霎时鲜血四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