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幽幽大秦 > 472章:森森魔域,邪气盎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同地狱,如同恶鬼降临人世,恍惚之间似乎能够触及到记忆最深处模糊的场景。

    当年在楼兰遭遇到的敌人是谁,还有具体的经历到底是什么,因为封印的关系,易经已经记不清楚了。

    但他依稀记得,当年在面对一个绝无可能单打独斗赢过的对手的时候,也从未有过如此这般的被动。

    因为那时候就算二者之间差距很大,但无痕剑意终究还算是有用,对方也需要顾及一二,虽然有差距,但能够拿出所有的一切去和对方拼搏的易经并不怎么畏惧。

    但眼下这个家伙,真的是让易经在这么多年以后,第一次被压到了下风。

    无痕剑意刚刚有蔓延开始展露的苗头,那柄短剑划下,无痕剑意登时告破,如同破布一样四散在空气中了然徒增了风景。

    剑上刚刚缠绕起剑势,想要动用寒气开启秦川风雪大势,苗头刚发,紫黑色的剑气扫过席卷四周,冰冷的寒气消散于无形,化为了平常如一的天地,无有任何的变化。

    而对方呢?

    黑色的恶鬼在他的背后盘旋着咆哮着,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蔓延到周围的诡谲黑域将易经彻彻底底的包围住。

    这是对方的剑势,也是对方实力的显现,就算刨除那把剑,他也依然是和易经身处在同一境界的高手。

    紫色的雾团四散飞落,在周围的地面上滚动着,好似鱼儿出水一样到处飞跃,周围但凡所能看到的一切,已然全是遮天蔽日的阴森鬼蜮,邪气盎然。

    世人都说鲨齿乃是妖剑,是一柄不应该存在于世界上的魔剑,但比起这把短剑,鲨齿似乎也还挺善良的。

    这等盎然的邪气,在易经从穿越过来到目前为止遇到的所有对手里面,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比得上。

    “你真的是罗网的杀手?身处黑市的你,本就见不得光,双重之下,你居然能够驾驭得住这柄剑?”

    步光剑上萦绕的内力,甚至一直以来都带有的淡然亮银光彩被压迫到了有史以来最低的地步,陷入这等鬼蜮中,非但是人受到了影响,哪怕是剑也是一样。

    但这种超乎一切,压迫性极为强烈的邪气,被这柄剑载入体内,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手持这柄剑而不被反噬。

    并未说话,无从言语,短剑挥落,魔域霎起变阵。

    一声声好似少儿哭泣,人世无法降临的激烈怨恨,一口口好似老年哀嚎,致死无人送终的哀伤,一句句人母失其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一桩桩惨绝人寰,无时不在的欺压霸凌。

    人间惨剧,这并非是世界的末日,而是人类的末日,是属于某个人的绝望,而今就在这阴森鬼蜮中完全凸显出来。

    在变化中巧结,在转动中显现。

    “嗡!”

    步光剑颤抖到了极致,微弱的亮银色剑光竭尽全力的散发着自己的光辉,这人间炼狱般的场景,还有囊括了人间极恶的环境,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

    剑势无用,剑意无有,易经沉下心思,努力的将自己的内心放空,避免被这阴森鬼蜮所影响,从而幻生出不该有的幻象从而影响到自己。

    两者之间到现在为止,也不过就是交接了几次的交手,但这柄剑的确将易经给死死的压制住了。

    哪怕不动用无痕剑意,只要能够运用剑势,易经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但这就是现实,现实不会和你讲什么如果,眼前发生的事情就是必然,易经既然遇到了,就必须要想办法去将之克服。

    “我必须...拿出其他的能够和他抗衡的资本...”

    闭上了双眼,紧握住手中的剑,易经将思想极致放空,努力的寻找那一点灵感所在。

    从当年一直隐与心中最深处,未曾体会到具体,却偶尔能够陷入到那种境界中的剑心,便是易经此刻唯一能够指望的依仗。

    “呼!”

    突兀的,恶鬼穿胸而过,并未在易经的身上留下伤口,但它造成的伤害却更加的严重。

    那是源于体内,直接攻击在人的精神上,逼迫在脑袋里的攻击。

    邪气入体,直冲脑门,徒增的幻象甚至让易经在这时都无法集中注意力,甚至...他还想到看到了一些很刺激的画面。

    左手焰灵姬,右手端木蓉,下首伏着弄玉,旁边还有端着水果盘子的...

    “喝!”

    猛的咬了一口自己的嘴唇,嘴巴里的血腥味和疼痛让易经微微清醒了一些,摆脱这种幻想。

    脸色相当难看的他调动体内的剑意充盈全身,将入体的邪气祛除出去的同时也在自己的体表营造出了一份保护罩,以此来避免邪气再度入体造成的危害。

    这是他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也是在体内运用,才不会被那柄短剑克制撕裂。

    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撑死就是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易经知道,这还是对方没用动的原因,一切都是他站在原地驱使剑势与他手中的剑结合产生的威力。

    就算是这样,已经让易经只能被动的接受而无法反击。

    若是他动手攻击的话...易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够顶得住。

    但就在这个时候,漫天的嘶吼的小鬼,声声不断的悲呼却在一夕间散去。

    遮天蔽日般的阴森黑气和末日般的场景缓缓消散,化作云雾般黑色的气体被那柄短剑尽数吸取,归纳到剑身中。

    耳边没有了那种具有强烈暗示意义的悲呼之后,易经睁开眼睛,只是第一眼就看到了恢复了平静的天地,和消散了的剑势领域。

    还是那种微微细雨,还是那种森林中静瑟的安静,眼前没有敌人,也没有什么幻象。

    除却了那多出来的脚印分明的对着自己以外,在无有其他的东西。

    “走了?”

    明明已经将自己逼入到了绝境,甚至有很大的可能击败自己,可是他为什么离开了?

    罗网的杀手不是一向都是以服从组织的命令为第一要素吗?

    难道他要的并不是自己的命,而是某些看不到的东西?

    罗网...赵高...赵高给这个杀手下的命令是什么...

    明明只差一步就能击败自己,为什么在最后收手了?

    “易经,你没事吧?”

    端木蓉和弄玉之前躲的远远的,眼看这边崩离疾风迅雷般的狂暴气场平静了下去,自然两个人也都双双走了过来。

    “呃...没事...”

    普一见到两人,似乎从她们的面容上依稀想到了邪气入体的时候看到的幻想,易经的脸难得的红了一下,当真是有点没面子看到她们两个了。

    同时,也不由的陷入了自我怀疑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