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晚章 > 53.第五十三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

    乔以莎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有点虚。

    她走在大马路上, 平地打了个踉跄,被洪佑森扶住。

    “你在想什么?”他问。

    “我不知道。”她脑子有点乱。

    洪佑森抬起她的脸,正对着自己。今天天气很好, 风和日丽, 他金灿灿的眼睛像天上的太阳。

    “你想帮他?”

    “也不是……就是莫名其妙有点伤感。”

    这一整天乔以莎都有点魂不守舍, 晚上叫外卖的时候, 她一不小心给洪佑森点了个全素披萨, 他有点忍不了了。

    “你到底在想什么?”

    乔以莎抓抓脖子。

    “我觉得他们有点惨,你感觉呢?”

    洪佑森品味了一会, 说:“是有点吧。”他思忖片刻,说:“如果你想帮他,我们就帮他。”

    乔以莎:“怎么帮?你能帮他治疗?”

    洪佑森:“治不了, 他那不是皮外伤。但有另外一种方法, 也许可以一举两得,还能给他们一个血族的后代。”

    “后代?”乔以莎一刀插在披萨里。

    “你想睡血族美人你就吱个声。”

    “不是那个意思,还有别的办法。”

    乔以莎顿了顿:“什么办法?”

    洪佑森:“便捷的方法,他得付出一点代价。”

    乔以莎:“不管什么代价他肯定都会答应,你先说是什么方法。”

    洪佑森俯身到她耳边,低声说了点什么。

    乔以莎维持着插刀张嘴的表情,足足三分钟。

    他帮她扣上下颌。“你口水要流出来了。”

    乔以莎瞠目结舌:“这叫‘一点代价’?”

    他点头。

    “不是……这么重口的吗?而且……这事,这事这么直接就能行?”

    洪佑森拿着纸巾帮她擦嘴。

    “本来也不复杂,我们身体里有什么元素就有机会生出什么孩子。我有能力控制力量, 但是这对元素的纯度要求很高, 所以需要他配合。不过要快一点, 如果他睡下了就没机会了。”

    乔以莎依然目瞪口呆:“这是配合吗?这……那也不能,那他……”

    洪佑森:“就这法子,你可以问问他的意思。”

    乔以莎紧着鼻子。

    “还用问吗?这是个正常人就不可能同意吧。”

    *

    事实证明,莫兰并不是正常人。

    乔以莎思考了一天时间,赶在莫兰准备封箱的时候找到医院。

    血族们正在进行着某种仪式,他们将莫兰围在中央,没有开灯,周围点了一圈蜡烛,周围莫兰换了一身白袍,头发披散,面无血色,一副跃跃欲死的模样。

    气氛幽深诡秘。

    乔以莎和洪佑森的到来打断了仪式,众人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众人。

    莫兰低声道:“二位是来送我的?”

    乔以莎搔搔下巴:“不是,有点事想跟你说……”

    莫兰:“什么事?”

    乔以莎扫了扫周围的血族,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莫兰看懂,遣散众人。

    “说吧。”

    乔以莎用了二十分钟才磕磕绊绊把洪佑森的诡异法门讲明白,莫兰听了以后,没有质疑,没有惊讶,而是认认真真问了句:“能保证成功吗?”

    洪佑森实话实说:“不知道,只是直觉告诉我,大概可以。”

    这些模棱两可的用词让乔以莎心里更没底了。

    “算了算了,还是下辈子见吧,下辈子见哈,你睡吧。”

    “我愿意。”

    莫兰平静地说道。

    “我相信您的直觉。”

    乔以莎:“你可想清楚啊!”

    莫兰笑着说:“我清楚得很。”

    他再次叫来亲信,在地下室开了一场会。这场会议持续很久,一直到太阳落山,但大多时间都是众人聚集一起沉默发呆,连最能闹的闻薄天都安静了。

    大家都被这个匪夷所思的办法震住了。

    莫兰见久久无人说话,便开始做会议总结。

    “就这样吧,你们要记着,这件事不管成功与否,都要保密。”

    修:“主人,我觉得这件事您需要再谨慎考虑一下。”

    乔以莎心中默念:臣附议。

    莫兰说:“我的身体情况我自己清楚,这次沉眠我不一定能再醒来。狼主提供的方法也许能带来新生。”

    闻薄天忍不住了。

    “那要没成呢!不就全完了!”

    莫兰:“凡事都是有风险的。”

    闻薄天转向乔以莎:“你确定这靠谱吗?”

    乔以莎觉得不靠谱,但在外嘛,总要给自己男人面子。

    “怎么不靠谱,你试了吗你就说不靠谱?”

    “鬼才要试!”

    “他不行。”洪佑森冷淡道,“他的力量太微薄,不顶用。”

    “我不顶用?!”闻薄天从沙发里蹦起来。“我他妈当盘菜还不够用?!”

    洪佑森理了理衬衫,看向莫兰。

    “你到底同不同意?我饿了,你不同意我们就去吃饭了。”

    中间那三个字听得乔以莎心里慌慌的。

    莫兰问道:“需要通知狼族其他人吗?”

    洪佑森:“不需要。”他朝乔以莎扬头。“她同意就行。”

    莫兰走到乔以莎身边,步伐轻,声音更轻。

    “你同意吗?”

    乔以莎颤颤道:“这事可没有后悔药的……”

    莫兰:“我知道。”他弯下腰,贴在她耳边道,“狼主受到自然的指引,他的直觉是最准确的。比起他我更担心你,你觉得会成功吗?”

    乔以莎不说话。

    莫兰:“信任具有无限的力量。”

    乔以莎身子有点发麻,她咬咬嘴唇,低声道:“你不觉得这事,就算成了,也有点……那个吗?”

    莫兰:“哪个?”

    乔以莎:“就很乱,懂吗?”

    莫兰:“你唯唯诺诺的就像个人类。”

    乔以莎:“……”

    他俯身在她面前,猩红的眼珠看着她。

    夜说不出的漫长。

    乔以莎向后退了半步,肩上多了双手,洪佑森扶住了她。

    “你不用勉强。”莫兰继续说,“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沉眠。如果你愿意……”他笑着说,“那你得答应我,要做一个负责任的人。”

    乔以莎又开始哆嗦了。

    “这个这个这个……这么大的事,要不再考虑考虑吧。”

    没有人回话,莫兰看向洪佑森,烛光晃动,气氛在这一刻变得凝重幽深。他们似乎无声地沟通着什么。所有血族都默认了莫兰的决定,他们站起来,看着她,像一片静默的碑林。

    洪佑森抚摸乔以莎的脖子,低声道:“回家等我。”

    “就、就定了?”

    “很快的。”他的大手温柔地推着她的背。“听我的,先回家,等会我给你带吃的回去,你想吃什么?”

    乔以莎迷迷糊糊答道:“火烧。”

    洪佑森:“好。”

    *

    她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可能步行回来的,也可能是飞回来的。等回过神时已经坐在桌前,在笔记本上涂涂抹抹。

    下笔毫无头绪,她有点紧张。

    不同于等洪佑森高考成绩的时候,也不同于面对加斯帕的时候,她细细品味,倒有那么一点点像那个晚上……

    缺氧的高原,气味浓厚的小木楼。

    窗帘动了。

    她侧目,他踩在窗檐上,高大的身材遮住月光。

    房间没有开灯,丝丝夜风将本该静止的画面吹得泛起涟漪。

    他将手里东西递出去。

    “火烧。”

    乔以莎接过来,下意识问了句:“你吃了吗?”

    他说:“吃了。”

    她定格数秒,再抬头,他吃得还算干净,只是衣领上多少留了一点血迹。

    风将桌上的笔记本吹得唰唰翻页,停在中间一页,是他们某晚闲来无事写的买新房计划。

    这边离洪佑森的大学太远,而且房子也不够大。他们原本选了几个学区房,后来感觉性价比一般。找来找去最后越挑越远,都快进山了。主要也是他们俩之前都觉得以他们的文化水平,能遗传个聪明小孩的概率不高,所以还不如亲近一下大自然。

    可能现在……

    洪佑森从窗沿跳下,站在她面前。

    “你先吃点吧,今晚可能有点累。”

    他身上带着腥味,乔以莎却不想躲。

    “用我洗个澡吗?”他问。

    她摇头,看着他的眼睛,这股熟悉的劲当真让她想起了那一晚。

    “你的心很平静。”他嘴角难得动了动,“真不容易。”

    乔以莎拉着他胸口的衣襟往旁一扯,再一推,他就坐到了床上。

    她低头,说:“我好像有点明白了,你说的关于直觉的事。”

    他耸耸肩。

    她感受到了邀请,还有自我的需求。她眼前再次出现了那张破旧的神像画,还有雪山,寰宇,种种迷思皆在他双眼之中。

    她将他推倒,鼻尖轻蹭他的脸颊。

    他说:“真不吃东西?”

    她说:“饿肚子不算什么,我现在有更饿的地方。”

    “你不能这么激动。”他低声说,“你的能量太强的话,会削弱他的存在,没准我们会生一个巫师出来。”

    “那就各凭本事了。”

    她解开他的衣服,手掌盖在他的胸口。

    “用你最喜欢的样子来。”

    于是,她再次见到了那头智慧的,灵性的白狼,它几乎以一己之力霸占了她整张大床。它纯白的毛发在夜风的吹拂下,像被月光照耀的水草,美丽非凡。

    它高高在上看着她,那目光让她的颤抖,也让她愉悦。

    她伸出双手,笑眯眯地施了个礼。

    “我礼赞你,自然的具现,遍在的主宰。”

    白狼用鼻子给她推上床,碰到她的腰,痒得咯咯笑。

    夜风越吹越劲,卷起楼下院落里一棵杏花树落瓣纷纷。

    夏夜飞雪。

    他们一笑,雪就向上飘,最后雪花落在桌上笔记本的某一页上,那上面大喇喇的写着他们的未来祈愿——

    买车买房生小孩;长命百岁发大财。

    …

    这一夜,整一栋公寓楼的人都睡了一个很沉的觉。

    后来他们聊起来,都觉得那夜很蹊跷,时间好像定格了一般,夜幕漫无边际,天上月亮得心慌,太阳迟迟不肯冒头。

    一觉睡过,好像一生一世。

    *

    ………看着好像能当个结局?……………

    ………那就暂且先这么完了?……………

    ————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