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嫁冠天下 > 第三百四十九章 登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了一夜的副将们终于打听到了消息,朝廷送来胡女给将军。

    几个人心照不宣地露出笑容,将军毕竟是个男人,也有把持不住的时候,他们可以大胆的休息了。

    春宵一度,想必明天将军也没有精力早早起床点兵。

    谁知道几个人睡的正酣,就被人按住了身体绑缚起来,稀里糊涂地挨了军棍丢在众将士面前。

    他们抬起头看到了不远处的李雍。

    阳光下穿着甲胄的李雍格外的英姿飒爽,目光比往日更加冷峻,手中的长剑雪亮,他的身后是几万骁骑,一眼望去便可被他的军威折服。

    几个副将顿时后悔,他们昨夜着实不该松懈下来。

    “将军格外开恩,准许你们将功补过。”

    听到这话,几个人全都振奋精神。

    李雍看向众将士,斩钉截铁地开口道“今日我李雍在这里起誓,外御强敌,内诛叛军,不胜不还。”

    “不胜不还。”

    将士中有人跟着喊出声。

    他们不但要让吐蕃臣服,还要彻底彻底动摇五姓望族根基。

    李雍的大军三日之后出关,最前面的骁骑营,如一阵旋风般,很快就兵临吐蕃城下,杀声震天,李雍带着将士浴血奋战,面对这样的军队,吐蕃毫无招架之力,连连败退。

    冉六带着援军站在不远处,这一战好像没有他们用武之地,他脸上渐渐爬上了羡慕的神情。

    什么时候他也有这样一天,说不定也会脱胎换骨。

    旁边的李丞忽然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此。”

    冉六的脸立即红起来,在京中擒获敬王之后,他们去花船上找乐子,再醒过来时身边多了两个花娘,更可怕的是李丞就在屋子里慢慢地抚琴。

    “什么都没发生,”冉六道,“我们就是喝多了睡在一张床上。”

    李丞笑道“两个花娘临走前,一人送了你一片金叶子,难得会有这样的际遇。”

    冉六顿时涨红了脸。

    眼见李丞转身离开,冉六立即跟上去“能不能从今往后不要再提这件事,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唔。”

    “什么意思?”

    “我相信,你只是跟她们打听消息,为了找敬王谋反的铁证也值得。”

    冉六点点头,明明就是这样,被李丞一说怎么就这样奇怪。

    “李丞,”冉六道,“你别走,我们说清楚。”

    ……

    北疆的战报接二连三地送进京。

    朝堂上一片欢腾。

    如今面对那空空的御座,众人仿佛早已习惯,目光会不由自主地看向站在最前面的楚王。

    有人躬身道“恭喜楚王,贺喜楚王,平叛指日可待。”

    紧接着剩下的人也附和起来。

    一直等到楚王安排好政事,才有老臣想到“该将这样的喜事禀告给皇上,皇上也会为之高兴。”

    皇帝躺在软榻上早就不能言语,任凭老臣再怎么潸然泪下,他也只是睁着眼睛,一脸木然。

    所有人都退下去,李约坐在椅子上翻看奏折,内侍立即躬身过去侍奉。

    皇帝的眼睛慢慢挪到李约身上,他努力的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半点的声音,大多数人都以为他已经什么都不知晓,但是李约却知道他其实无比的清醒,每日都要承受那万蚁噬咬的痛楚,这就是生不如死的滋味儿。

    李约却让他活着,竭力为他医治,明明让他痛苦不堪却因此有了忠君的名声。

    虽然李约一句话也不曾说过,他却知道这是报复。

    报复他杀掉了常宁。

    李约要他眼睁睁地看着一切都被夺走。

    不止是皇位,还有作为人的权利。

    滚烫的鲜血从他口鼻淌出来,皇帝再一次经历濒死的痛楚,再次清醒过来时,大殿里已经跪满了大臣。

    “国不可一日无君,皇上的病情每况愈下,再也不能主理国事,五姓望族才会以‘诛奸佞’为借口起事,臣等恳求楚王为了武朝百姓颁布诏书登基。”

    更多的官员跪下来请求。

    此时此刻万众一心,这一次容不得楚王再拒绝。

    皇帝的手不停地抽搐着,句句诛心之词传入他的耳朵,他还没死,却被文武百官合力推下皇位。

    不再是他主宰旁人,而是他被所有人抛弃。

    他眼前一阵阵发黑,身子不由自主地抽搐,然而却没有人注意到他,因为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新君,他将在一个角落里慢慢地死去。

    楚王微微颌首,大殿上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

    李约成为了太祖以来第一个没有继位诏书,更不需要任何人承认,却能被拥护登基的皇帝。

    皇帝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响动,吐出最后一口气。

    “皇上安心地去了。”

    李约扬起头,微微弯起了嘴唇,这是新朝第一句庆贺。

    三日之后,楚王登基为帝,改元永宁。

    ……

    李约站在窗前,大红色的龙袍衬得他格外的丰神俊朗。

    林让躬身站在一旁“您还是改回国姓,宫中不立后,已是对阿宁最大的恩赏,您无论答应了她什么都已经做到了,若是您不舍‘约’字,也可以让礼部出面重新……”

    “护国公知道朕为何改名李约吗?”

    林让一怔“微臣知晓……那是因为阿宁说过她会回来。”

    “不是,”李约微微一笑,“是朕与阿宁的另外一个约定。”

    林让一时语塞。

    “这是朕的决定,护国公可以归家,从今日开始不会再有人上门请你进宫劝谏。”

    林让低下头,原来皇上什么都知晓,怪不得阿瑟说他进宫也会一无所获,这世上最了解圣心的也就只有阿瑟。

    可是阿瑟也和皇上一样,说一不二,她不愿意做的事没有人能够勉强,无论皇上做出任何举动,她和李雍都是最坚定的支持者。

    皇上后宫空虚他们不谏言,皇上要从宗室总选子弟进宫读书,他们前往去挑选,每次他都要为此捏一把冷汗,若是天下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就是首当其冲的奸佞。

    林让摇头慢慢退出大殿。

    李约抿一口茶,抬头看向屏风的方向,一双粉红色的绣鞋露出个头。

    “出来吧。”

    那人才慢吞吞地走出来。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