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诸天投影 > 第1562章 诸天镜的来历(四千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至于苍族亦或是妖族并不值得我在意,不外乎是大道平衡,不允许一族挤压其他所有种族的生存空间而催生出的产物而已,毁之可也,存之亦可也。”

    羲不急不缓,平静说道:

    “这倒不同于先天与后天之争。”

    短短几句话语之中,便将太初纪蕴含的隐秘揭开。

    “大道所需要的是万族竞争,百花齐放,争斗之中孕育出更多的道蕴法理,而不是任一一族称霸诸天,一统万界。”

    顾少伤微微点头:

    “大道唯争而已!”

    这一点并不如何难以理解,或者说,经历过开天之劫,他对于这一点体会更深。

    大道本就是万族万界万灵万灵万法,一切有形无形,有情无情之物的汇聚,自然不存在故意打压某一个种族这种事情。

    不外乎是如他于太易之初,欲要霸占盘古之位之时一般,触动了冥冥之中的某些东西而已。

    苍族,妖族,大致便是因此而催生而出。

    毕竟,人族的潜力早在补天之时便已然展露无疑,那是足以承载八万四千道的无上大道。

    也就是,历经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太极,乃至于真正的大世之后,人族定然会诞生出八万四千尊混元巨擘!

    八万四千尊混元巨擘,是何其之恐怖的力量?

    而那囊括无穷人道气运而成的三皇果位,乃至于更进一步的人祖果位,又将是何其之恐怖?

    正如一切始祖盘古,欲要合之以大道的鸿钧道人一般,那也是禁忌的存在。

    不过,不同于以上两者,人道,早已在娲皇补天之时,与大道合一。

    压制固然会有,却不可能降临真正意义上的劫数。

    事实上,除却以上几点之外,纵使太之化身降临,大道都不会特意降临劫数。

    “大差不差,不过,还有一点你没有考虑到。”

    羲先是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虽将至尽头,但到底还差一步,太之存在,人在道外,道亦超脱大道之外,然则,并非大道之内便无他之道。人道在大道之中的比重过大,若娲皇归来......”

    “说来,鸿钧道人的合道,对他自己,对大道本身,都产生了莫大的影响。”

    “大道......”

    顾少伤眸光闪了闪,修为至此,接下来,便是要直面大道了。

    大道如镜,人观见人,道观见道,佛观见佛,魔观见魔,其本身便是一个无穷大的概念。

    无极比之大道,都显得暗淡无光了。

    无极更进一步,便是极限到无限,其中早已不是难易可以形容了。

    “一步超脱,很多事已然不能够做了。”

    羲轻叹一声道:

    “虽你身上另有隐秘,但到底是太初人族,这太初纪,唯有靠你了。”

    “这点暂且不谈。”

    顾少伤眸光垂下,手掌轻轻一翻,一面古朴无华的铜镜浮现在其掌心之上:

    “敢问裴道友,这面镜子,你认识不认识?”

    “这是.......”

    羲眸光微微一动,泛起一丝奇异:

    “似是而非,却好似是......造化玉碟?不对,非是造化玉蝶,却好似与造化玉碟有些类似。”

    “造化玉碟?”

    顾少伤微微皱眉。

    他见过造化玉碟,或者说,曾见过一片造化玉碟所化的鸿蒙金榜,但是,两者之法理,却无一丝相同。

    不然,他也不会没有一丝察觉。

    “相传太易之年,鸿钧道人横空出世,平定魔劫而成道,其成道之宝便是造化玉碟。”

    羲打量着那面铜镜,若有所思:

    “两者之法理道蕴或有不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便是二者,都是真正无有跟脚的存在,似乎有内在的联系.......”

    大罗观人观物都早已不在皮相肉身,只看本质本源道蕴,遑论羲。

    在其眼中,所看的也绝非是诸天镜的外显形象,而是其跟脚,来历,前因后果。

    羲心中微微一动。

    大道之下,能够让他看不到跟脚的东西,太少太少了,这面镜子,倒是让他泛起一丝兴趣。

    不过,也只是一丝兴趣,他还不至于在意一个后辈的机缘。

    到了他这般地步,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对他有用处了。

    “造化玉碟,诸天镜,没有跟脚......”

    顾少伤心中泛起思量,曾经窥视诸天镜的无数记忆再度浮现而出。

    被烧死在八卦炉之中的宁求道,其他一位位镜主,以及诸天镜无穷无尽的漂流。

    源头处,似乎便是太易之末?

    一瞬之间,顾少伤心头推演出无数条可能,又一一消散,最终化作寥寥几个可能。

    “那老道士,果然藏着一手,不过......”

    顾少伤笑了笑,也不再询问羲,反掌收起诸天镜,道:

    “多谢人祖解惑,太初纪,便交予我罢!”

    说着,他起身告辞。

    却非是回苍茫,而是一部踏出,迈向了那笼罩苍茫的巨大阴影,混元洪荒界。

    “自踏上修行之路开始,我便不喜想太多,非是我想不到,而是,不喜。无论是人祖的考量,还是大都督的谋算,我都不怎么在意。”

    阴影垂流之下,顾少伤淡淡说着:

    “因为,我从来都不是循规蹈矩之人,武道也不是修身养性!”

    什么无量量劫,什么苍茫大劫,什么苍族,妖族,什么混元洪荒界,什么大道平衡。

    敢来烦我,统统打死算了!

    到了此时,他已然无需在乎任何人的意见了,纵使是大天尊亲临,李老君阻道,都要打过再说!

    境界,早已不足以束缚他了。

    境界强过一线,也未必打得过我!

    “乱来,乱来......”

    羲微微皱眉,又自舒展,没有阻拦。

    大劫如水,堵不如疏,打散一个源头,尚有另一个源头,这所谓劫数的根源非是苍族,妖族,纵使灭了苍族,妖族,也会有其他什么种族。

    一个个的打,一个个的杀,因果缠身,哪里还有超脱的机会。

    除非,他本就没有打算于太初超脱。

    “只盼你莫要后悔便是.......”

    羲微微摇头间,身形缓缓消散。

    .........

    无数时空影影重重,诸多维度卷缩成环,共同铸就仙秦纪元。

    位于无数时空交汇的至高处,咸阳城。

    咸阳城外,段德百无聊赖的靠在城墙之上,看着城门处络绎不绝的行人。

    咸阳城为诸多时空交汇的节点,每一寸虚空之中都蕴含不知几多时空,多少维度,概念,一步踏错,便几乎要万劫不复。

    但其表面,却好似一个最为普通的古城,只不过大了点,城墙高了点而已。

    “你大爷的小叶子,一去不回,气死道爷了。”

    段德靠在城墙之上,生着闷气。

    九重魔渊那一战,他到底是没有赶上,他盗了仙秦黑龙船,足足飞了八十多万年,都没有飞出仙秦纪元。

    没有踏足九重魔渊,反而被仙秦军队擒拿回来。

    被罚做了城门官。

    仙秦史上,第一个先天神魔级数的城门官。

    事实上,若非他在那八十万年里踏出最后一步,成为先天神魔,下场怕是要惨的多。

    “阿嚏!”

    段德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不爽的瞪了一眼进城的某个行人:

    “看什么看,赶紧滚进城去!”

    “你!”

    那行人一愣,勃然大怒,丝毫不怕他,破口就是大骂:“你个瓜怂,敢骂你老汉!”

    “......滚你丫的!”

    段德顿时面黑漆漆一片,一脚将那行人踹进咸阳城。

    “你个哈麻皮!”

    那行人摔得四脚朝天,头晕眼花。

    站起身还要骂,就被同伴拉住,低声劝着:

    “你个瓜娃子,这城门官可是先天神魔段德,因犯了大错被扶苏太子罚在此处守门千万年,招惹不起,招惹不起。”

    “那个先天神魔级数的城门官,就是这瓜.....”

    那行人张大嘴巴,还想说什么,就看到段德恶狠狠的瞪了过来。

    当即屁股尿流。

    “段兄心中有气啊。”

    城门之外,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在段德耳畔响起。

    “哼!”

    段德气哼哼的瞥了来人一眼:

    “周星,你是来看道爷笑话的嘛?”

    段德认出来人。

    这名叫周星的,据说也是仙秦组建之前的老人,半步大罗的修为,以一手如来神掌闻名仙秦。

    麾下足有十万大界供养其修持,真正的实权派人物。

    “岂敢,岂敢。”

    周星微微笑着,走到城门一旁,不阻挡其他人道路。

    “段兄却是不知,我仙秦律法严苛,盗窃黑龙船本该是万死之罪,段兄本无爵位在身,能够安然守城门,已然是扶苏太子仁义了。”

    周星笑了笑,道:

    “好在,段兄的刑期已满,过不多久,便可回归自由身了。”

    “你想说什么?”

    段德警惕的看了一眼周星,他可是怕了这仙秦了。

    他最初的刑期可不是千万年来着,只是他几次逃跑失败,才会累计到这个夸张的数字而已。

    毕竟,在仙秦纪元之中,真正的先天神魔也是足以统领一军的。

    如陈庆之,吕布,蒙恬,王翦,章邯,黑夫,李信,蒙毅.......

    “段兄托我打听的事情,都有眉目了。”

    周星收敛笑意,低声说道:

    “事关那九重魔渊,以及段兄托我打听的轮回印。”

    “你打听到了?”

    段德心中一震,一把拉住了周星的手臂。

    咸阳城乃是时空交汇之地,人道气运笼罩之地,他几次逃跑失败,也就没有再次尝试,而是托了许多人去打听九重魔渊的事情。

    “此处不是谈话之处,等段兄值守之后,你我详谈。”

    周星看了一眼四周。

    仙秦律法无比严苛,擅离职守可是大罪,便是以他的地位,都不能触碰。

    段德心里痒痒,却也无奈。

    只能乖乖的等了四个时辰,等到轮换之人到来,才拉着周星回到了咸阳城中的住所。

    到底是先天神魔,即便是身有刑罚,一应的待遇也不会少。

    “九重魔渊,到底如何了?”

    段德少有的面色严肃。

    “九重魔渊一战,屠沽魔神被斩杀在魔渊二重,那荒天帝晋升混元........”

    周星组织了一下语言,缓缓说着。

    “这些我都知道,我问你,他们现在是否还在九重魔渊?是不是要与那九重魔渊之主,计都大魔神交战?”

    段德神情有些激动。

    石昊突破之时动静何其之大,他自然也是看的了的。

    “段兄莫急。”

    周星苦笑一声道:

    “魔道纪元不是我们轻易可以涉足的地方,我所知也是千万年前的事情了,不过,他们并无与九重魔渊再度交恶,似乎在之后,全都退走了。”

    “全都退走了?上苍之祸,彻底消弭了?那一滴黑血的主人.......”

    段德心中闪过许多念头,却没有说出口。

    也是苦笑一声:

    “周兄弟莫怪,是我心急了。”

    “段兄客气了。”

    周星不着痕迹的收回被段德捏断的手掌:

    “这其中隐秘还有不少,比如那计都大魔神何以眼看属下被斩杀都不出手,但这些,却不是我可以探查到的了。”

    “平安退走就好。”

    段德心中松了口气。

    这千万年来,他最为担忧的,便是纵天一战的结果,如今知晓他的兄弟安全,其他的细节,倒是不重要了。

    “至于轮回印,只知晓那似乎是仙道九天之中的法诀。”

    周星微微摇头:

    “似乎来自于一尊大人物,但到底是何人,也不如何清楚了。”

    【叮!尊敬的阁下,您购买的大日如来真经,如来神掌原本,逆练如来神掌真意,阿难心得已然到达】

    正说着,周星心中一动,取出一枚上刻画着诸多法理纹路的铁片。

    “这是什么东西?”

    段德眸光一亮,那似乎是个好东西。

    “这是万界通识符。几万年前在军中流传开来,但凡是神魔五重之上的将领,人手一个,你脱了刑罚之期,也可去扶苏公子处领取。”

    周星查看了一下自己购买的东西,向段德说道:

    “这些信息,也有一些是我在万界通识符上了解到的。”

    “万界通识符。”

    段德念了一遍,眸光泛起一抹亮光来,这似乎真的是个好东西啊:

    “周兄可否让我见识一下?”

    “这个......”

    周星有些迟疑。

    “待道爷刑期满了,不会亏待你的!”

    段德一把夺过周星手里的万界通识符,无师自通的打开,一缕神意登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