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疯狂农民工 > 第2140章 差一点坏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天已到了腊月十六,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就要过年了。一到年关事情就多,不过大多数人为了结账、讨账而忙碌着。像王有财这样急着开张的人还真是不多。

    武伍出去了一趟回来时,两张南下的火车票已经到手了。王有财当着吕大夫的面,给武伍做了详细的安排。

    “出去后,住好一点,吃当然也不能亏着你们。所有花费全记下来,到时候我们俩再算账”王有财拍着武伍的肩膀,非常信任的说道。

    武伍点了点头,拿过吕大夫的行李箱转身就走。吕大夫冲王有财一笑,一句话不说跟着就走。看着这两人走出了院门,王有财忽然想起他该抓中药去了。

    平都市的夜色,缓缓的降临。王有财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塑料袋,里面全是包好的中药。

    敲开大铁门时,徐丽红和菊兰都在。看样子菊兰是刚下班,而徐丽红则是一副要出去玩的架势。

    “哟!王哥,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徐丽红穿的非常时尚,美妙的身材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妩媚极了。

    王有财贼溜溜的眼睛在徐丽红的身上打量了一番,然后冷冷说道:“什么意思?来你这儿还要选时间?”

    徐丽红一听王有财的口气如此蛮横,便连忙陪着笑说道:“王哥说笑了。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呗!”

    “这样说就对了。是不是又想在外面胡骚情?悠着点”王有财说着,眼睛朝菊兰住的房子里看了一眼。

    徐丽红叹了一口气说:“我是想胡骚情,可是找不到能让我骚情的人。既然王哥来了,那我就不出去了,还是和你胡骚情吧!”

    “别别别!我来这儿是想让菊兰帮我熬几副中药。我记得她哪儿好像有熬中药的锅”王有财说着,把手里的塑料袋抖了两下。

    徐丽红一听,不由得呵呵笑道:“王哥的记忆力可真好,菊兰姐除了有熬药的锅以外,应该还有其他的好东西呗!那你们就好好的熬”徐丽红说到这里,故意冲王有财眨巴了一下眼睛。

    徐丽红眨眼睛的意思,只有王有财知道其中的意思。

    躲在屋内的菊兰才到这个时候走了出来。她冲徐丽红一笑说:“快去吧!别让人家久等了。不管怎么说,你们也是第一次相亲,不能太随便了”

    “那好!我走了。王哥要和你熬药,慢慢熬不急,我回来会很晚的”徐丽红说笑着,扭着圆圆的屁股走了。

    菊兰粉脸微微一红说:“把大门关上啊!药给我”菊兰说着,便夺过王有财手里提的中药走了。

    王有财转过身子,轻轻的把大铁门从里面反锁了起来。这才回了菊兰的房里。刚洗过头的菊兰头发湿漉漉的,她一边用炉火烤,一边用梳子在梳。

    可能是炉火烧的旺的原因,房内显得并不是很冷。王有财搬过一把椅子,便坐在了炉火前看着菊兰烤头发。

    “三副药,要三天喝完”王有财一看菊兰不吭声,便找了个话题说道。

    菊兰甩了一下长发说:“知道,不就三副吗?今晚可是熬好第一副,明天你分三顿喝就是”菊兰说着,转身进了厨房。

    不一会儿时间,她已经拿来了熬药的沙锅。菊兰先是从塑料袋子里拿出一副包好了中药,打开了倒进了沙锅里,然后接了些水放在了炉火上。整个过程非常的熟练。

    王有财看着菊兰便笑了,他伸手过去,把她拉着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他才说:“我的诊所马上就要开业了,今天都去进药了,所以你这边也该辞职了”

    “具体会在哪一天开业?”菊兰把头紧贴在王有财的胸前,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王有财默想了一下说:“最快也会到二十六吧!不过年前必须开业。这是板上钉钉的事”

    “认识你真好!”菊兰忽然一激动,搂住王有财的脖子,有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菊兰的这一下,就像是干草堆里丢进去了一支火把,扑通一声,王有财身上的熊熊大火便燃烧了起来。

    王有财不淡定了,他的两只手便在菊兰的身上乱动了起来。这回菊兰没有拒绝,也没有扭捏。就在两人正在兴头上时,忽然大铁门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这声音十分的响亮。

    菊兰一惊,她猛的站了起来,神色慌张的说道:“不好!是陈东海回来了”

    哎哟妈呀!这王八蛋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呢?王有财并不是怕他,而是这事他做的事亏。

    “怎么办?他可是个生头。如果一看你在我这里,非出人命不可”菊兰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整理衣服。

    王有财脑子一转说:“没事!我去徐丽红屋里睡。我看她刚才出去时根本就没有锁门”

    菊兰一听,如落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连忙点着头。大门外的敲门声还在继续,而且是一声比一声响亮。

    王有财给菊兰示意了一下,菊兰便扯着嗓子吼道:“别敲了,来了,像个门也像神经病一样”

    菊兰这么一喊,敲门声便小了。王有财赶紧蹑手蹑脚的朝着徐丽红的房间里走去。房门还真没有上锁,只是虚掩着。王有财轻轻的一推,门便开了。他有占肥胖的身子一闪便钻了进去。

    他刚把房门轻轻的关好,便听到菊兰打开大铁门的声音。王有财爬在门缝朝外看去。借着路边上的灯光,他看了个一清二楚。站在大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菊兰有名无实的老公陈东海。

    大铁门刚一打开,陈东海两步窜了进来。他手指在菊兰的脸上,冷声骂道:“开个门也要这么长的时间,是不是屋内又藏人了?”

    “神经病!我正在洗头”菊兰说着,把她还没有扎起来的长发猛的甩了一下。

    陈东海一把拨开菊兰,快步冲进了他的房间。这男人就像是疯了似的,床下面,厨房里。甚至还打开了哪个旧旧的衣柜。

    徐丽红的房间在西边,而菊兰住的房正好在北边,两排房成七字型。所以王有财爬在门缝上,就能看清楚菊兰房间里的一切。当然是不关门窗的前提下,否则就要长透视眼。

    陈东海找遍了整个房间,找的王有财都有点怕了。还好这个徐丽红走的时候没有锁门,否则他真的没有地方去藏,如果真是那样,这麻烦可就大了。

    “这药是给谁熬的?”陈东海就像是一只发疯了的野狗,忽然看到了炉火上熬的中药,他便无事找事的吼道。

    女人如果不爱一个男人了,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更别说是撒谎了。只见菊兰眼睛一瞪吼道:“你什么意思?我吃几副中药也不行?难道非要等着病死?”

    菊兰的几句话,让陈东海一时无言以对。他有点气愤的往炉火前的椅子上一坐说道:“反正我觉得你有问题”

    “好啊!你既然觉得我有问题,那咱们就离婚。我什么也不要,儿子我带走就行了”菊兰顺着陈东海的话,便赶紧把离婚的事抛了出来。

    陈东海呵呵一笑骂道:“你放狗屁!离婚还想带儿子走,没门!”陈东海气得站了起来。

    王有财有点怕了,陈东海如果真打菊兰的话,那他怎么办?冲出去帮忙?那肯定不行。人家未离婚还算是夫妻,那他算什么?弄不好还会落一下第三者的骂名。

    不帮忙菊兰就有可能吃亏。可是他要是从这里一出去,那事情岂不是更麻烦了吗?陈东海本来就怀疑菊兰,他出去了还能说的清楚?

    可怎么办呢?就在菊兰正担心这事时。陈东海紧握的拳头在菊兰面前晃了两晃,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菊兰呵呵一笑说:“陈东海,别拿你的这一套吓唬人,你敢动我一下,我立马报警。还有,你如果答应我离婚,儿子我可以不要,全留给你”

    “什么?你这个贱货是不是在外面真的有人了?连儿子也不要了,你还真是铁了心了”陈东海气得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爬在门缝上的王有财腿都快站麻了,但是他还是不舍得离开。

    菊兰没有理会陈东海说的这些话,而是去厨房拿了个碗出来,便开始着手清药。一旁的陈东海想帮忙,可是菊兰不让。

    陈东海讨了个无趣,他便咬牙切齿的说:“离婚没门,我就这样拖死你。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你好过。

    “陈东海你就别耍无赖了,你如果真想这样做,我就到法院去告你。到时候法院还是会判我们离婚”菊兰苦口婆心的劝说着陈东海。她可能觉得,这事不能强硬行事。

    陈东海从床上抱了一床被子,往沙发上一丢,人往上面一躺,干脆一句话也不说。这把菊兰给气得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可能是外面吹风,陈东海有点撑不住了。他起身把房门关了起来,这样一来,王有财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他不敢开灯,摸到了徐丽红色床前。这个败家的女人,人走了可电热毯开着,这对于王有财来说,岂不是好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