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七十五章 被女人教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细雨纷飞,杨柳依依,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西子湖上游人如织。

    从出租车里出来的贾栋材黑着脸,没心情欣赏这湖光山色,急步走进湖畔的翠雨厅。这两天,他跑了七八个大型苗圃,虽然没见到什么老板,但行情还是打听清楚了。给生人开出的收购价都1块6的苗子,居然只给他8毛钱,用屁股想都知道,他贾栋材被人耍了,而且是被跟他睡一床的黎冬和苏晓青联合起来耍了!

    远远地看到高大健壮的贾栋材气冲冲地来了,惊慌的黎冬急忙起身,却被苏晓青连忙扯住,小声道:“你去外面走走,我来应付他。”

    “晓青?”

    “放心吧,我摆得平他。”

    “哦”,心慌的黎冬逃似得转到窗外的露台上,找了张观景椅坐下,远远地看着这座烟雨下的楼阁。从贾栋材一提要调研江浙的花木发展现状,她就心虚得要命,后悔前几天没有实话实说。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听晓青的,不管他把不把那三万多块钱给自己保管,该是他的钱就全部给他。

    果不其然,压着火来找她们的贾栋材往苏晓青面前一坐,看都不看她象没事人样递过来的存折,沉声道:”黎冬呢?”

    唉,冬冬啊冬冬,做起事来怎么老是拖泥带水,又分不清轻重呢?可社会经验丰富的苏晓青,把新存折在他眼前晃了晃再放在他面前,讥诮道:“怕你骂她,躲开了呗。看清楚了,这是9万5千2,加上前天给你们的11万6,一分钱也没少你的。”

    如果换成一年前,不费一点口舌就能拿回九万多,再愤怒的贾栋材也能将愤怒抛之脑后,可今时今日的他已经能抵挡住巨额财富的诱惑。相比这本能让他一夜暴富的存折,他更伤心被爱人背叛,只要含笑的种子还在他手里,这钱还能赚得到,可感情呢?

    “为什么?”

    咦,这小子有点道行。

    见愤怒的贾栋材不为财富所动,社会经验丰富的苏晓青便知道错了,但更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是不能认错的,立即冷笑道:“你说呢?贾栋材,感情是要经历考验的,你们之间一直是她主动,就不许她考验考验你?再说,冯大龙是你的小兄弟,跟冬冬可没关系,他一没技术二没路子三还没掏一分钱,给他3万8还亏待了他?“

    脑壳被怒气充斥的贾栋材,很容易便被苏晓青带歪了思路,嘲弄道:”苏小姐好本事,难道说你们江浙人都喜欢食言而肥?“

    ”格格格“。

    娇俏的苏晓青笑了起来,象是看怪物样看着这黑大个,嘲弄道:”贾栋材,你觉得你有信守承诺的资格吗?如果不是冬冬点醒你们,那些种子就是垃圾!不是我偏袒她,如果她跟我合伙,哪怕只分我1/4,甚至是1/6都乐意。”

    自诩讲道理的贾栋材顿觉难堪,他可以用背叛来谴责黎冬,却不能不承认这笔财富因她而获得的。如果不是她及时得知信息,而且选择与他合作而非眼前的苏晓青,这笔财富他根本就赚不到。唉,不来一趟不知道,黎冬她姐夫官小路子广,苏晓青也人头捻熟,也就是黎冬太没有社会经验,否则哪会选择自己合伙?

    见这黑大个面色铁青却不复刚才的咄咄逼人,苏晓青便知被老同学说中了,这小子虽然性格刚烈,但只要你占住了道理,他就会认账、认栽。

    暗舒了口气的苏晓青拈起素瓷杯,抿了口明前新茶,换了种口气,娇笑道:“栋材,想明白了吗?”

    难堪的贾栋材终于拿起了那本红色存折,苏晓青见状又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求你亲自押车过来吗?”

    “为什么?”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现在路上已经很安全了,没什么敢拦路抢劫的车匪路霸了?”

    贾栋材心里一惊,如果自己不过来这一趟,根本不会去怀疑黎冬,她作为黎冬的老同学,还故意如此?

    ‘格格格格’,娇笑的苏晓青伸出纤纤素手,给贾栋材续了杯清茶,打趣道:“又想歪了吧?我就搞不懂,你在你老家那个沉稳啊,说你是四五十岁的老男人都不为过,怎么一到我们这就成了毛头小伙子呢?”

    被人一调侃,一直被这女人占着上风的贾栋材迅速冷静,也拈起小瓷杯品了品茶,故作轻松道:“请赐教。”

    做生意就是做人,光靠尔虞我诈那一套是难成气候的,这也是苏晓青希望与贾栋材合作重要原因之一。所以,这女人很坦诚道:“我承认冬冬和我都有私心,但也没你想象的那么不堪。我是过来人,有些事比你们看得更清楚,用我前夫的话来说,这个世界很现实,抱有幻想的人都会一败涂地。”

    贾栋材黯然,他知道这个世界很现实,但仍然难以接受黎冬的隐瞒,尤其是她有无数次机会说清楚,却等到实在瞒不下去了再来补救。在他的思维习惯里,男女之间走到这一步,就应该彼此信任、坦诚,就象前天他会犹豫,但仍然把三万多块钱全交给她一样。

    这家伙也敢说,难怪冬冬说他性子上来就会不管不顾。这样也好,苏晓青立即抓住他的话柄,冷笑道:“放屁!你即使不把那3万8给她,这张存折也会给你,她只不过是想知道,她在你心里究竟是玩玩还是长相守。你扪心自问,你会娶她吗?敢保证娶了不离吗?不敢吧,你们之间天然就有问题,根本不是感情能解决的,还不许她多疑点?”

    黯然的贾栋材顿觉难堪,情到深处时他敢放弃一切,可冷静下来,何尝不知现实的无奈。离过婚的黎冬尚且只敢跟她姐夫提自己的存在,自己又何尝敢让家人知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要是自己敢娶她,老爹或许还只会气得跳脚,老娘绝对会不认自己这不孝子!

    见把这黑大个被镇住了,苏晓青也不再戳别人的肺管子,岔开话题道:“好了,我们聊点公事。你这两天东奔西跑的,收获不小吧?”

    收获?

    如果十几鼻子灰也算的话,贾栋材真可谓是收获良多。要不是他头脑灵活,就凭他一口的普通话,很可能连含笑苗子的大概收购价都打听不到,就更别提大型景观树桩的真实行情。江浙这地方太发达,那些苗圃管事的一个比一个精明,根本不会为了一点小利得罪同行。

    知道就好,那是一根利益链,也是一个封闭的小圈子,一个陌生的外来户能轻易挤进去?笑意盈盈的苏晓青伸出纤纤素手,帮沉默的贾栋材续了杯清茶,小声道:“栋材,现在能合作了吗?”

    “说说。”

    苏晓青还是上次在省城那些话,三人各有长处,合则三利,可缓过神来的贾械材并不完全认同。因为前两天在沪市时,黎冬她姐夫暗示过他,会帮着联络销路。体制内就这一点好,同僚之间会相互卖面子,尤其是不损害自己利益的情况下,换句话说他已经找到不错的销路,不必完全依靠苏晓青的销售渠道。

    官官相卫嘛,皇甫伦有那能力,但如此一来,她苏晓青岂不成了摆设?神色不变的苏晓青抿了口茶,鄙夷道:“栋材,你觉得冬冬她能撑得起一家公司?”

    很在理,想挤进这盘根错节的市场,即使有黎冬她姐夫引荐,还是离不开人地两熟的苏晓青,否则跑了两天的贾栋材,不会连个象样的老板都见不到。可谈判嘛,谁不想往自己怀里多搂点?况且贾栋材还指着这公司为自己做政绩,以图青云直上。

    “晓青,我承认你说的都有理,但必须给当地留下足够的利润。我这么说吧,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靠我自己去到处找,又能找到多少成型花木?”

    恢复沉稳的贾栋材说的在理,可苏晓青苦笑道:“你也打听过行情吧?就你们苗圃山上的那棵紫薇树,在我们这最多就是卖三千,除去运费、税收之类的,还能有多大的利润空间?”

    从山里挖树桩没那么容易的,大山里只有羊肠小道,很多地方甚至连路都没有,靠肩挑背扛把树桩运到马路上,那得请多少人工花多少钱?如果再刨掉运费、税费之类的,一棵大型花木运到这边,只按三千块钱的价格卖出,根本赚不了什么钱。

    “所以啊”,苏晓青压低声音,瞟了瞟窗外正发呆的黎冬,小声岔开话题道:“得说服冬冬,让她去求她姐夫,想办法让我们多搭上几个承建商。你想想,苗圃里都能三千块钱敞开收,卖出去又会是多少?”

    答非所问,贾栋材不满道:“这事我知道,也跟皇甫谈过,我是说要给我老家留下足够的利润!”

    多争一分就是纯利润,拈着素瓷杯的苏晓青白了他一眼,也不满道:“贾栋材,你想清楚,公司你也有份,而且不比我苏晓青少一分!”

    没错,然而贾栋材不但想赚钱,还想拿这事去立功,就不能不从公司利润里,挖出一大块给老表和政府。他认为黄局长说得很对,钱是为人服务的,而不是人为钱拖累。只要有帽子就不愁没钱,但脑壳上没帽子,再多的钱也要看领导脸色,到处求神拜佛。

    “晓青,话是这么说,但事情不是这么办的。如果没好处,别人会乐意帮我们去找?再说,没有利润,政府会同意让我们搞?”

    贾栋材说得很在理,而且给人的印象又是做人很讲究,熟悉行情的苏晓青盘算一阵,小声道:“要不这样,每一棵除去成本外留下1000块钱的利润。再多,我们就划不来,这边的地租、关系,哪样不要花钱?

    你别忘了,即使冬冬她姐夫再愿意帮忙,也不可能让别人白帮,我们还得算上他那一份!”

    前两天刚在沪市见过皇甫伦的贾栋材默默点头,他很赞同人家对房地产发展的判断,但也听得出对方话语中的潜台词。这事如果赚不到什么钱也就算了,如果能赚到钱,人家是不可能白帮忙的。

    可相对于几乎是空手套白狼的大家,只给要卖死力气的农民们和当地政府1000块钱的纯利润其实并不高,但贾栋材沉吟片刻后同意了。他是从农村里爬出来的,知道那些花木在山里一点鸟用都没有,只有挖出来卖出去才会有价值。

    “嗯,那就这么办,公司启动后,冬冬过来帮你的忙。”

    呵呵,帮忙是假,监督财务才是真,但苏晓青一点也不觉得贾栋材信不过她。这么大的数目,换成她也不可能连个财务权都不攒着。

    “按你说的办,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

    黎冬有无数次机会说实话,却事到临头才让苏晓青来解释,本就不惯着她的贾栋材如何会给她好脸,当即板着脸道:“对了,帮我订张今天回去的机票”。

    正起身的苏晓青顿时脸色不好,沉声道:“贾栋材,做人不能这么过分,即使冬冬以前有那私心,也没对不起你吧?就她的条件,如果想找个男人,从这能排到灵隐寺!”

    如果老子没本事,谁看得上老子这样乌七抹黑的穷小子?只不过心智很成熟的贾栋材已经冷静下来,不会跟一个女人计较,反而解释道:“后天县长要去我们那开现场会,我得赶回去准备。”

    为老同学不忿的苏晓青也意识到话说重了,沉吟道:“行,我记得晚上九点有一班,就订那一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