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逍遥江山 > 1926章:疏水而治,终得大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明毕竟不是魏晋南北朝,讲的不是门阀,没了这层政治上的方便,历代高官自然没有他们的一席之地,没了官职自也没了依附的门生故吏,所以他们剩下的也就是一点家学,还有那点能拿出手的田庄经济了,说他们是名门望族也不无不可,说不是也说得过去!”

    段誉、高航不知他要说什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没说话。www.2yt.org

    只听得杨峥继续说道:“他们明明不具备名门望族的条件,甚至连他们最为依赖的家学也忘记了一干二净,本没这个本事与堂堂知府衙门叫板,可今日他们来了,看这声势倒也不小……?“

    高航道:“我也奇怪,都是一群落魄几百年的名门望族,哪儿来的那么大的胆量?“

    段誉道:“这还看不出来么,他们这是自知恢复祖上无限荣光无望,找死来了?”

    杨峥瞪了一眼段誉,道:“你看他们想找死来的么?”

    段誉吐了吐舌头,看了一眼窗外,但见人头涌动,声势倒也壮大,人人一脸的愤怒,全无半分找死的样子,嘟哝道:“看着不像?”

    “既不是找死,那他们哪儿来的那么大的担子,你都说了,所谓名门望族必须具备四个条件:一、历代高官;二、有众多的门生故吏;三、家学渊源;四、有田庄经济,在四个条件中,历代高官最为重要。因为有了历代高官的条件,其他三条都容易实现,特别是在士族地位升降时,官级的高低起了决定作用,我查了一下,盘踞在苏州的王谢二家,在我朝之上,不是没有人做官,但要说与两晋南北朝那会儿大夫、宰相、将军这样的大官的还真没有,就是四品以上的官儿,几乎都找不出一个来,更别说那些姓萧的更是没落,按道理没这个担子才对!”高航一脸的迷惑。

    杨峥轻轻叹了口气道:“论高官他们自是没有,可你别忘记了,他们可以不少田庄,族中人也有不少做买卖的,大明压制商人不假,可比起前朝,本朝的商人地位上也有不少好处,这些家族延续了千年,族内有几个才学之人,并不奇怪,加上王谢延续千年的轻易,有这两家错综复杂的关系,从买卖中赚些好处并不难,偌大的苏州城,光是这些名门望族的良田就占了将近五分之一,有这些地,就有了与知府衙门叫板的资本了?”

    高航读书少,一时听不出杨峥这番话中的含义,仍旧是一脸的疑惑。www.2yt.org

    到是一旁的段誉脑子转得快,道:“我明白了,这些名门望族因有地,间接的控制了依赖他们的名门,良田越多,依靠的百姓就越多,这样一来,他们手中的砝码就越大,自然干与知府衙门叫板了,咱们大明的官是父母官,可是要治理一方百姓的,想做好这个官,也不能跟老百姓过不去不是,倘若弄得动静大了,这些名门望族煽动手下的百姓,闹出一个啥大动静来,再大的官儿也吃不了兜着走,历任苏州知府之所以不敢动这帮名门望族,倒不是他忌讳延续在他们姓氏上的荣誉,而是依靠在他们良田下的百姓?我说的对不对?“

    杨峥道:“基本上没错,正是百姓站在他们身后,给他们撑腰,他们才这么有恃无恐的来苏州府衙闹腾了?“

    “岂有此理,这帮挨千刀的,仗着便利吃了百姓的良田,整个苏州府,竟被他们吃了五分之一的好处,他们享受荣华富贵,苦了百姓不说,到头来却要百姓给他们撑腰壮胆,这,这是什么道理?”

    杨峥苦笑了声:“这的确是让人想不通的道理,可说到底还是苏州百姓的日子过得太苦,大明的百姓,是天底下最善良,最爱朝廷的百姓,但凡他们的日子能好过一些,绝不会成了这帮挨千刀手中利用对付朝廷的工具!“

    高航与段誉一脸的默然,若说往日有人说苏州百姓困苦,他们未必相信,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灯火旗亭喧夜市,月明歌吹满江楼。阊门日出人如蚁,阊门月白街如水,怎么看这里都是一个繁花似景,美轮美奂的好地方,这里的百姓该是丰衣足食,共享太平盛世,可事实并非如此,百姓已是“下田春水深,高田春草绿。何故把长锄?无钱买黄犊。”“厨中无夜饭,门外催官租。”“富家一夕宴,贫家千日粮。”日子还不如穷苦之地,为了活下去,他们不得不自愿把田地献给大户,由农户变成佃户,日复一日的劳作,换取那点可怜的温饱,一旦地主家有事,还得充当急先锋,帮他们排忧解难!“

    听得杨峥这时轻轻叹了声,道:“苏州已有四成的百姓都将土地投献给了这些名门望族,依靠他们的百姓,少说也有数万人,一旦出了什么变故,这个重担,谁也承受不住,这也是苏州名门望族敢折腾的原因之一了?“

    高航与段誉也是一叹,其实这不难理解,百姓活不下去,自愿把手中的良田献给这些名门望族,由农户变成佃户,名头虽不好听,可经过朝廷认可后,他们便依靠名门望族的庇护,不用再交税了,只向大户们缴纳一些田租即可,这些税收比起朝廷的三十税一少得多,能余下的口粮,足以让他们能吃上一口白米饭?所以尽管苏州城的名门望族仗着不纳粮的特权,吃香的喝辣的,享受着锦衣玉食的日子,百姓对他们的恨,并不多,关键时候还是站在他们一头来对抗朝廷?“

    有这么一个强有力的后台,这些名门望族越发飞扬跋扈,接受百姓的投献,甚至利用种种手段骗取百姓手中的土地,毕竟谁手中拥有的田地越多,与苏州这片土地上,谁的话语就更有分量!

    “哼,这帮挨千刀的名门望族,这是把朝廷的赋税中饱私囊,怪不得明明富得流油的苏州城,朝廷收的税收一年比一年少,就在去年,苏州欠下的数字就足足有上百万之多,敢情都被这帮挨千刀的给吞了!置朝廷生死与不顾,还谈什么名门望族,要我看啊,这就是朝廷的祸害,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说的就是这些名门望族!”高航一脸愤怒的骂道。

    段誉也是一脸怒色,道:“这事儿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为何苏州地方官儿,不去管一管,任由他们这么把朝廷的赋税中饱私囊!“

    杨峥苦笑了声道:“管,你以为他们不想,可一来百姓投献之风在苏州已蔚然成风,他们也找不出什么好法子,二来,这些名门望族虽说已落魄了,可也是延续了千年,能留存下来怎么也是有股实力的家族,苏州城的关系早已与他们融入其中,动他们弄不好就是惹不起的王公贵族,有这些人,别说那些县令、知府、就是巡抚也未必敢轻易去触这个眉头,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事儿大家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只要这些人不做出太离谱的事情,一旦三年过后,这里的官儿要么外调,要么升职,难题自是留给了下一任,而下一任也是这个心思,如是苏州的官儿换了不少,苏州城却是越来越差……?这一次碰上了铁面无私的况大人,他们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清丈良田无疑是要的他们的老命,所以有今日这一幕,并不为怪!”

    高航与段誉各自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两人各自看了一眼窗外,高航道:“如今况大人不在,看他们的样子,怕是要继续闹腾下去,如今的苏州城已够乱了,再添上这帮家伙,怕是要乱成一锅粥了?”

    “大乱则大治,乱才好,我还担心他们不乱呢?“杨峥嘴角溢出一丝冷笑,盯着窗外道:”他们如此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这足以说明况大人的丈量土地是触动了他们的痛处,所以想要彻底整治苏州名门望族,清丈良田自不能停下?“

    高航道:“话虽不错,可也得把眼前这事儿给处理了不是,你方才也说了他们这些名门望族延续了千年,在苏州的关系根深蒂固,加上他们背后站着的百姓,所以他们才敢如此有恃无恐!你再支持清丈良田,不怕他们煽动那些百姓造反么?”

    杨峥道:“我又不是打不死的小强,命只有一条,面对这局面自是怕的,可因一个”怕“字就不去做,那我岂不是与昔年来苏州的得过且过的官员一般无二,朝廷派我来是治好苏州城,重还苏州一个朗朗乾坤,这帮挨千刀的不出,你觉得这苏州城还有朗朗乾坤么?苏州的官儿来了不少,可这么多年,苏州越治越差,终成我大明最难治的府衙,如此一块繁花似景的,人间天堂,本该是朝廷的依仗的苏州城,就因为来的官儿心头有这么一个“怕”字,才多年治理不好,况知府来苏州不过几年的功夫,愣是将苏州城浑浊的局面打开,你们说我这个巡抚,能让朝廷,让况大人寄予希望的苏州城,再一次落入这帮挨千刀的手中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