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逍遥江山 > 3094章:不知何处是归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浪应了声,毕恭毕敬的退了出去。

    窗外的阳光细细碎碎的,并不耀眼,但难得是没有风,午后的紫禁城就显得暖洋洋的。

    小皇帝站着窗前背负着双手,让那张略带皱纹的脸迎向了射进来的阳光,自言自语的道:“是该出去走走了,朕这个皇帝到底是明君还是昏君?”

    不知道是哪一个朝代,哪一年,哪一月,皇帝老儿要修建北京城了,就下了一道圣旨:城门楼子要九丈九高,要盖得楼上加楼,要盖得檐子象飞起来一样。管工大臣召集了全城八十一家包工大木厂(建筑厂),商量这件事。八十一家包工大木厂,也没做过这么大的工程,就又约齐了瓦木作老师傅们,商量这件事,到底人多主意多,没有几天,就画出样子来了。管工大臣瞧了画样,说:“可以吧。”皇帝老儿瞧了画样,说:“就这么修盖吧。”可是,先盖哪一座呢?管工大臣是有主意的,先盖东面靠北那座城门楼。八十一家包工厂的掌柜的,是赞成这个主意的,他们心里明白:这座城门是地势偏僻的,皇帝老儿永远也不走过这里,就是样子差一点,也不要紧,管工大臣他能交的了差,我们就能赚足了钱。

    也不知那一年那一月,这东直门就被这帮大老爷们给建了起来,城门修建的并不高大,但足够坚固,城墙上除了瓮城、箭楼、闸门外,还有留足了朝廷的仓库,这样一来,地段就出来了,因地段好,城门坚固,自永乐爷后,达官贵人进驻到东直门,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独有的景象。

    细长的街道两侧鳞次栉比,商铺一家挨着一家,迎风而起的锦旗吹得呼呼作响,街道上比肩接踵,人人脸上洋溢着喜悦,一副繁华景象。

    “鲜炒栗鲜炒栗,刚出炉的糖炒栗子,又酥又绵,吃在嘴里甜蜜蜜的。”

    “糖葫芦,糖葫芦,冰糖葫芦……”叫卖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将个东直门渲染得热闹非凡。

    街道一座酒肆临窗的地段端坐着两个人,左侧的男人不过二十好几的样子面容威严,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雍容之气,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街道上的繁华的景象。宛如一个刚走出家门的小孩,对街道的一切充满了好奇感。

    “杨爱卿你说这天下都打仗了,为何他们还怎么高兴,你看他们的脸上,没有半分的焦急,他们的神态是那么的从容,的叫卖声是如此的充满底气,还有他们的步伐是如此的轻快,朕是不明白,难道他们不害怕么,不知道敌人就在他们身旁么,不知道一旦敌人攻进来了,他们的这一切都化为乌有了。”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大明的皇帝朱祁镇与内个首辅杨峥。

    杨峥喝着酒汤,似没听到小皇帝的这一番感慨一般,好一会儿才笑着道:“这都是皇上的功劳。”

    “朕的功劳?”小皇帝睁大着双眼,一脸的不信。

    杨峥道:“皇上天禀纯明,从善改过,恭检爱民,天下百姓从心底上信任皇上,即便是大敌当前,他们也相信只要皇上在,再大的敌人也攻不进来。”

    “朕可没这个本事,爱卿是首辅,外面那些大臣说的话你又不是没听过,你又何必如此说朕呢?”小皇帝笑了着说道,只是这笑容带着几分苦涩。

    杨峥道:“皇上何必在意那些,一个皇帝好坏不该是靠群臣说的算,得看天下的百姓,群众的眼睛才是雪亮的,刚才皇上也看到了,他们的神态从容淡定,哪有亡国的焦急,若不是他们真心认定了皇上是个好皇上,何来这份自信。”

    小皇帝看了看窗外,似有些不信,可杨峥的话儿他又寻不到话儿来反驳,只能那么看着街道。

    好一会儿才将目光收了回来,在杨峥的脸上扫了扫,两道柔和的目光忽的多了几分别样的光芒,迟疑了一会儿问道:“以爱卿的手段,这场战事不该打这么久才对,朕并非是责问爱卿,只是有些好奇,爱卿为何不早些结束这场战事,好让百姓彻底安居乐业?”

    杨峥一直低着头喝酒,听了这话才将头微微抬了起来,也没急着说话,而是将目光看向街外,淡淡的笑了笑道:“这样的景象,皇上忍心打破他么?”

    小皇帝摇了摇头,道:“朕当然不想。”

    杨峥点了点头道:“不瞒陛下,微臣也不忍心啊。所以才迟迟不动手?”

    “可战事不决,天下百姓不安,朕心不安,天下何以安定。”小皇帝盯着杨峥问道。

    杨峥依旧在笑,说道:“陛下误会微臣了,微臣说不动手,并不表示微臣永远不动手,孙子曰:“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这意思是说,用兵打仗之前,君主或统帅都要在庙堂之上进行策划谋算。谋算得多,非常周密,胜过了敌方,在战争中取胜的机会就会多一些;相反,谋算很少,很不周密,不能胜过散方,取胜的可能性也就套很少。更不用说那些根本不进行谋算的了。我从战争双方事前谋算的比较中,便可以预知战争的结局将会是谁负!这场战曹钦输不起,咱们同样输不起”。

    小皇帝道:“打仗朕不是很明白,但想来爱卿所言也有些道理,只不过朕不想百姓永远这么等下去,这天下说到底是朕的天下,被一帮叛贼捏着喉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杨峥喝了最后一杯酒汤吧唧吧唧了嘴巴,道:“皇上说的是,这被人捏着喉咙,谁也不痛快,可总比掐死了喉咙要好一些。”

    小皇帝面露不解之色,似又有所悟。

    杨峥笑了笑道:“这京城之地终究是陛下的,不管曹贼占了多少,这里的百姓,这里的商人,这里的官儿,哪怕是酒肆的酒徒,青楼里的歌姬,天桥上卖杂耍的江湖人,在他们的眼里,京城就是陛下的,这就是人心的归属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