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逍遥江山 > 1085章:人在城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陈芜弓着身子去了,大帐里唯独杨荣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朱瞻基双目射出一道精光,盯着乐安州道:“杨爱卿,你说汉王他会来投降么?”

    闻言的杨荣也抬起头来,看了看乐安州的方向,道:“一定会?”

    “哦,杨大人为何如此肯定?”朱瞻基瞥了一样杨荣道。

    杨荣道:“汉王勇猛无比,为人可做大将,却做不了统帅,微臣已经听人说了汉王这几日的部署,既没有规划,而且汉王养尊处优贯了,未必能与将士同甘共苦,我大军在一日,汉王内心就慌一日,所以在眼下这局面,只要汉王还想活着,那就一定会来投降的?”

    朱瞻基正要说话,忽听得前方一阵喧哗,跟着两道人影迅速走来,朱瞻基眼尖,见为首一人身材高大威猛,颌下一把长须随风而动,每一步莫不是透着皇家的气度,不是大名鼎鼎的汉王还能是谁。

    朱瞻基与杨荣各自一望,彼此眼里涌出了笑意,朱瞻基重新满上了一杯花雕酒,一仰头,一口气喝得干净,才朗声道:“果然还是来了?”

    “陛下,陛下啊……”

    朱高煦仆倒在地,老泪纵横:“陛下啊,皇叔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听信了属下奸佞的谣言,学了父王奉天靖难,若非皇上英明,皇叔差点犯了大错……?”

    不得不说这一番哭得半分真,半分假,那浑浊的了泪珠仿佛断线的珠子一样,滚滚而落,若是乐安城将士看到这一幕,打死也会相信平日里心狠手辣的汉王,竟也有小丑的一面。

    朱瞻基看着眼前这小丑的一幕,一时轻叹了声道:“而今山东都司、布政司、按察司及卫、所、府、州、县官邓真等,并尔护卫军校余丁枚青等,民人王土富等五百余人奏尔反逆,朕皆未信。及览陈刚赍至本上,诬先帝遂及朕躬,尔罪著矣。朕以祖宗付畀之重,天下生民大计,亲率问罪之师已至城下。尔不来朝,亦不遣护卫及王府官出见,是负固不服。今以诚心待尔。尔能战则战,不能则诣军门面陈尔情,庶得保全始终。如怙终不受命,城破之日,悔罔及矣。皇叔既有此心,就该让将士打开城门……?”

    朱高煦叩头不止:“陛下,微臣这就去办?“说完,便从怀中摸出一块令牌来,交给毛峰道:”快,将这个交给王斌,让他打开城门,就说本王已经投降了……?“

    毛峰应了声,闪身而去。

    “什么,王爷他……?”城门处王斌面色苍白,不知是这消息太过惊讶,还是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竟屁股坐在了地上,久久不语。

    “王大人,王爷既已投降了,我看你也不必苦苦死守了,这城中军心涣散,粮草也支持不了多久,这会儿投降还能让朝廷对你有几分好感,倘若你拒不开门,等十万大军打进来,那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毛峰小声的提醒道。

    王斌叹了声道:“竖子不足为谋啊,汉王狂妄自大、骄兵慢敌,以致一败涂地,才有今日的这个地步,我早该知道有这一步,哈哈……哈哈……?“

    毛峰可没他那么多感慨,对着城门的将士道:“汉王已经投降,诸位不必做无谓的挣扎,打开城门迎接圣驾吧?“

    众人早已没了主意,此时又听汉王投降的消息,却没见汉王出来喝止,心头又信了几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谁喊道:“王爷既投降了,我们还等什么,我们打开城门迎接圣驾!“

    “对,打开城门迎接圣驾!“

    众将士高呼了一声,便是开始打开了乐安城的各道城门,城门一开,城中士气也就算了,只听得哐当一声,也不知谁第一个丢了兵器,跟着带起连锁反应,纷纷丢了武器, 只听得哐啷声一片,各道城门被打了开来。

    朱瞻基道:“皇叔你与朕一同进城吧?”

    朱高煦脸色发白,退了两步,险些摔倒在地上,总算是他还算坚强,咬牙点了点头道:“应当的,应当的!”

    说完快步上前,率先向城门走去,城门上的将士人人都看着朱高煦,朱高煦没想到谋划的了多年的结果,竟是这样,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自己既败了那就得承受失败的滋味,咬牙走了进去。

    朱瞻基看着朱高煦模样,眼里闪过一丝冷笑,随即对杨士奇、杨荣、夏元吉、张辅、薛禄等人道:“诸位爱卿随朕进城?”

    众人齐声高呼:“是!”

    自此这场藩王叛乱的闹剧就此落幕,自此到死都没有能力兴风作浪过,大明在未来数十年的时间里在没有藩王叛乱,直到正德年间,宁王叛乱才算是真正意义的大叛乱,这自然是后话。

    ^^^^^^^^^^^^^^^^^^^^^^^^^^^^^^^^^^^^^^^^^^^

    话说两头,朱瞻基在乐安州打得热火朝天,杨峥在京城倒是一片清闲,他虽有大权,但对京城的军务并不清楚,所以干脆放权给了两位王爷,内阁则交给了黄淮,黄福,只是非要商议的大事,才去一趟签押房里与诸位留守的大臣商议,而商议的时候,他也只是凝听,很少插话,在凝听的过程中,他会反复比较双方的说辞,然后按照自己的理解,加以前世的文字记载,加以点拨,一件大事便很快获得诸位大臣的同意,如宣宗朱瞻基以史籍所记前代外戚及臣下善恶足为鉴戒之事,摘录编辑成书,在四月十五日辑成,并亲自作序,颁赐外戚及群臣。朱瞻基告谕道:吾惟治天下之道,必自亲亲始;至文武诸臣,亦欲同归于善。前事之不忘,后世之师。所以于暇日采辑其善恶吉凶之迹,汇为此书,以示法戒。其择善而从,以保福禄。“ 群臣为了两本书的名字,争论不已,最后还是杨峥定下《外戚事鉴》、《历代臣鉴》,群臣才勉强通过,在让内阁发了下去。

    又比如 巡按御史张政奏陈:百姓先有逃徒,荒废田土,逋负税粮。近奉诏赦宥,令其复业。所有积逋,全部蠲免,欢腾远迩,莫不来归。臣见山西百姓多复愁沮,究其原因,因初逃时,有司惧罪,未申户部,无从蠲免。今来归田,有司仍旧征税。恐交不起逋税而又逃徒。在这之前,朱瞻基让户部尚书夏原吉:大赦之后,何逋不除,岂可谓初未申闻,但要交纳!此乃失信于民。其即下所司,悉予蠲免逋税。“只是这道指令没下去,杨峥听取了双方的争论后,直接让内阁颁布了这道指令,然后派人火速将这道奏折送到了乐安州,不久朱瞻基给的旨意是“尽除开荒田逋税”。与杨峥的意见不谋而合,诸人才对他另眼相看。

    杨峥可不管这些,除了有商议之事去一趟签押房,平日里也不去京城,而是带着一干娇妻四处游玩。

    自从从乐安州返回京城后,杨峥便派人火速去了一趟杭州,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除了大小姐意外、二小姐以外,其余娇妻总算是安全抵达了,尤其是李嫣儿,在得到了消息后,更是连夜感到了京城,让他好生感动了一番,趁着这些日子自己也没什么大事,干脆带着他们四处游玩,这三个妮子,倒也是肯玩的主儿, 起初还能本着矜持,杨峥说去哪里,就去哪里,可玩了三天,三妮子彼此熟悉,胆子也大了些,最后竟提出要去翁山泊,杨峥本没这个闲心,可禁不住小月与李嫣儿的苦苦劝说,也只好答应去湖上住上几日,好在他如今的身份也算是个高官,所以一声吩咐后,不多时就得到了答复,第二日一早,四人便乘着马车赶往了翁山泊。

    这翁山泊原为北京西北郊众多泉水汇聚成的天然湖泊,曾有七里泺、大泊湖等名称。后因万寿山前身有瓮山之名,又称瓮山泊。昆明湖是一个半天然、半人工湖.原先这里是西山山麓拱积扇前缘由泉水汇集成的一块 沼泽低地.金贞元元年,金定都燕京后,金主完颜亮看中这块凤水宝地,就在此建造金山行宫.到金章宗时,更从西面的玉泉山引泉水注金山脚下,使它成为一处贮水地,称金水河.这就是今日昆明湖的前身.到元代,为增大金水河水量以供应京都漕运之需,水利学家郭守敬导引昌平县白浮村的泉水和玉泉山的泉水入泊.当时金山改称瓮山,湖泊就改名瓮山泊,水面比原先扩大.杨峥毕竟是来自前世,自是知道这翁山泊还有一个动人的名字——昆明湖。

    据说白浮村泉水渠道(白浮堰)失修,水源枯竭,瓮山泊面积缩小.清代乾隆时凿深了瓮山泊并加以扩充,成为面积比明代时扩大两倍的巨浸,始名昆明湖.这一命名,是乾隆帝采用的汉武帝在长安都城凿昆明池操练水师的典故.此名沿用至今。

    此湖自元代定都北京后,为兴漕运,经水利学家郭守敬主持,开发上游水源,引昌平神山泉水及沿途流水注入湖中,成为大都城内接济漕运的水库。明代湖中多植荷花,周围水田种植稻谷,湖旁又有寺院、亭台之胜,酷似江南风景,遂有”西湖”、”西湖景”之誉。此时正值八月,四周枫树、银杏、合欢、翠竹、法桐等名贵一片火红,万里长城隐现在峰峦叠嶂之间,千顷湖面,碧波荡漾,百船争流。倒也是个好出去。

    一块开阔的空地上,几棵红枫零落,以为昨日下过一场大雨,打落了不少树叶,红火的叶子落到了湖中,又被碧波荡漾到了岸边,慢慢形成了一道一道的波纹,随风而动。

    杨峥看了看四周,这里地势开阔,难得是身后红枫垂柳不少,留下了一片阴凉之地,虽说已经进入了八月下旬,可午后的日头还是厉害,而在放上一张香妃竹榻,一张茶几,茶几上一壶一炉,炉里放着明火,被风轻轻一吹,发出扑哧扑哧之声,壶中的茶汤偶尔发出咕噜一声,杨峥舒服的将一手枕在脑后,一脚踏着香妃竹塌上,然后单手握着一根竹竿,竹竿的一头早被他丢入了水中,唯独那白色的鱼漂儿在水面上随波荡漾,若是有心人一定会惊叹这该是一副怎样的优美画卷。

    趁着鱼儿还没上钩,他干脆眯起了双眼,开始打起盹来,反正那三个丫头一时半会也不知疯道那里去了。

    可想睡却是睡不着,从朱瞻基的大军离开京城已经有十几日了,这十几日里他看似浑不在意,其实,心头却是一点不轻松,不说京城的灾情还需他处理,就是每日听六部的奏折就是一件头疼的事情,所以他干脆不闻不问放权了下去,让黄淮等人做主,当然了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不是一无所知。

    至少在乐安城方面的战况他还是很关注了,当初让跟朱瞻基约定好了,乐安城的情况都要进及时送上京城,这对安抚京城有很帮助。

    朱瞻基倒也说话算话,从出发口,每日让东厂的番子、或是锦衣卫送上最新的消息,因为在京城这几日里,让对乐安州的情况是清清楚楚。

    就在昨日,皇帝送来的消息说,经过连番打击,朱高煦已经投降了,就在昨日一早,只身出城后,立即被城外的官军捆绑了押到朱瞻基军帐前,按照祖宗的规矩,这时应该由御史之类的言官来数落朱高煦的滔天罪行了。但人家是皇帝的叔叔啊,骂轻了骂重了都不好交差。皇帝只好随意点名,没想到一点就点出个“乌龙指”来。只见接到任务后的于谦毫不犹豫地大步上前,面对这位昔日位高权重、不可一世的王爷,大义凛然、滔滔不绝地数落起来,且其骂声之洪亮、内容之丰富、条理之清晰、动作之潇洒,直数落得江河为之倒流,天地为之变色(正词崭崭,声色震厉),充分体现了于谦作为“优秀御史”的综合修养及专业水平。可怜的朱高煦在于谦的凌厉攻势下,被骂得抬不起头来,只能趴在地上不停地发抖(伏地战栗),一个劲称罪该万死。朱瞻基同志龙颜大悦,认为于谦同志完全合符后备干部选拔标准,当即下令派其巡按江西,到地方上历练历练,日后有机会再加以重用。得知这个消息,杨峥一笑,知道自己这个好友算是跳出了龙门,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了。

    朱高煦被伏后,许多臣子认为朱高煦罪大恶极,按律当斩,但朱瞻基认为就这样直接杀了只身受缚的亲叔父,未免不太合适,最终以“彼固不义,祖训于待亲藩自有成法”而回绝了群臣的鼓噪。朱瞻基一面让人将群臣告发朱高煦谋反的劾章给其看,一面令其写信,召诸子同归京师,并遣其所亲信内侍回到汉王府,慰安宫眷。同时派锦衣卫逮捕了被指认为“同谋”的王斌、王彧、韦达、朱恒、钱巽等数十人。

    随后大军入住城池,朱瞻基不知出入什么原因,十万大军竟在乐安州停顿了三日,在这三天里,一是安排阳武侯薛禄、兵部尚书张本及御史给事中等安抚军民,收缴民间兵器。二是于八月二十二日,下令改乐安州为武定州。三是在八月二十三日,以胜利平定了朱高煦的“反叛”,分派官员敕谕在北京居守的皇弟郑王瞻埈、襄王瞻墡代为祭告天地、宗庙、社稷,并分别奏报皇太后、告谕北京文武群臣,同时派员专程送信给自己的另一位叔叔赵王朱高燧,详细通报了自己讨伐朱高煦的原委及过程,并说明了自己对朱高煦“以亲亲之故,不忍弃绝。令同宫眷居于北京,以全始终之恩”的处置方式。同日,下诏让各处动员之兵不必再前进,同时停止了为这次亲征提供保障的粮饷运输,派礼部官员先期出发告拜班师归程所过山川。八月二十四日,在命阳武侯薛禄、尚书张本仍留武定州安抚军民,并设置武定守御千户所,调德州卫前所官军充实其兵员,强化了对乐安一带的守备之后,朱瞻基的征讨大军取道相对来程偏西的乐陵、东光方向,让太监“护送”着朱高煦父子和全部家眷,让锦衣卫官“械系”着所逮捕的所有“同逆者”紧随其后,一路浩浩荡荡踏上了班师归程。

    这些消息杨峥虽早有预料,不过陡然听来,还是心情不错,至少大明的一大威胁解除了,接下来的数十年里,大明的百姓可以好好过过日子了,而朱瞻基也继续开创大明的盛世了。独自想着心事,不知不觉的竟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自己鼻子被人捏了两下,想要打个喷嚏,却是打出来,那种滋味别提多难受了,有些恼怒的睁开了双眼,只见映入眼帘是一个绝色的美人儿,手中正捏着一根狗尾巴草,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不用多说,刚才的恶作剧就是出自她的手臂了。

    “好啊,嫣儿姐姐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竟敢戏弄你家相公?”杨峥双手伸出一把抱住了李嫣儿的身子,做出要报复的模样。

    李嫣儿不羞不恼,任由他抱着自己的身子,柔软道:“你这坏人,到会享受跑到这儿来睡觉了?丢下人家就不管了?“

    杨峥看着她气呼呼的模样,偏生好看的不行,忍不住伸手在她小鼻子上点了一下,道:“哪里不理你了,这几夜可不是夜夜理会你?“

    李嫣儿俏脸一红,轻咬着红唇道:“讨厌,你明知道人家,人家不是说的这个意思,你欺负我……?”说着眼圈一红,晶莹的泪珠便滚落了下来。

    “我日,这眼泪来得也太快了,奥斯卡没请你去演戏实在可惜了?”杨峥嘀咕了声,拉过她的小手,柔声道:“不是你说要去数一数石桥上的狮子么,怎么狮子数完了?”

    昆明湖的七孔桥横跨在南湖岛和东岸之间.桥长四十几丈,像一条长虹架在粼粼碧波之上.它系仿著名的卢沟桥之作,桥上每个石拦柱顶部都雕有形态各异的石狮,显得精致、雄伟和美观. 十七孔桥东头湖岸上矗立着一座全国最大的八角亭,附近蹲卧着一座如真牛一样大小的铸造精美的铜牛,昂首竖耳,若有所闻而回首惊顾的神态,非常优美生动,原取神牛镇水之意,只要来了昆明湖的游客,莫不是好奇的去数一数,可总是没人能数的清楚。

    李嫣儿小嘴轻轻嘟起道:“那么多的狮子,哪里数得过来么,再说了我一个人数,也好生无趣的很?”

    杨峥道:“不是还有沈姐姐和小月姐姐陪着你么?怎么能是一个人呢?”

    李嫣儿嘟着小嘴,扭着身子道:“这能一样么,他们是姐妹,与我又不是姐妹?人家一个人好孤单的很?”

    杨峥惊讶道:“还有这种事情,回头我好好教训教训她们?“

    “你可别,不然她们该对我有意见了,话儿也不如我说,我岂不是更可怜?“李嫣儿一把抓住杨峥的手腕道。

    “那该怎么办?“杨峥这些有些不知咋办了,初来的那会儿他看三人相处融洽,正说自己的后宫,可比皇宫的后宫要要安静的多,要太平的多,可没想到才几日,就开始生分了起来,着实让他大感意外。

    ^^^^^^^^^^^^^^^^^^^^^^^^^^^^^^^^^^^^^^^^^^^^^^^^^^^^^^^^^^^

    七月的第一天了,月票很重要的说,请诸位多多支持,多多送上月票,另外订阅也很重要哦,好了不多说了,咱们更新在,码字去了,今晚继续那么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