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DNF无限轮回 > 第9章 奶爸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队员们前所未有的狼狈。

    这是他们最接近死亡的一场轮回世界。

    不,更应该说,每一场轮回世界,他们都是频频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

    这是又一次死亡召唤而已。

    远坂时臣带着三名魔术师步步逼近,关键时刻,张傲从储物空间,掏出一枚鲜嫩欲滴的饭团,恶狠狠地一口吃下!

    【茶泡?鱼饭团】

    来源:食戟之灵

    功效:食用后可迅速恢复部分能量,并暂时提高体力上限。

    能量恢复:50%

    恢复等级:1

    体力上限提高:5点

    持续时间:100s

    这是张傲压箱底的宝贝。来自他最早经历过的一场F级场景,食戟之灵。

    被他放在储物空间,连续几场没舍得用。

    如今,再不使用,就没机会了。

    只见张傲奇迹一般,在吃下饭团后,整个人竟如枯木逢春。被对方诅咒成干瘪老头的身体,不但肉眼可见的立即恢复了水分和血色,肌肉膨胀得反而也更胜之前。

    迎着四个魔术师,张傲挥拳,身影瞬间停在了原地。

    “龟仙流,残像拳!”

    残像拳是龙珠世界流传很广的一招,除了龟仙人,悟空和小林掌握之外,还有贝吉塔也会这招。

    这招由龟仙人创造,本身不是一种很高深的武学。

    原理是利用人体高速移动,产生残像,制造出类似分身术的效果,以迷惑敌人。

    张傲解锁的是普通残像拳,可以制造一重残像。

    此外,小林传承还有二重残像拳,三重残像拳,乃至多重残像拳,最多可以制造数十个残像,迷惑敌人并进行攻击。

    和之前同样的魔术法阵再现。

    然而,张傲停留在原地的,只是他的残影。

    真正的张傲,来到褐发男魔术师身后,拳爪对准对方后心窝,一拳捣出!

    四个魔术师大吃一惊。

    褐发男魔术师被拳头击中,一口血喷了出来。伴随“咔嚓”一声,所有人都听到了骨折的声音。

    这些魔术师本质上,身体素质和普通人没两样。他们只不过掌握了“神秘”,比普通人了解这世界的另一面。

    被枪击中,也会受伤,也会死。

    被拳头砸中,也会骨断筋折。

    张傲出其不意,一拳建功。主神传来击杀提示。张傲却片刻也不做停留,一击得手之后身影飞快倒退,断喝:“跑!”

    远坂时臣大怒。

    己方居然死了一名魔术师。对方居然还是一名武术家。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张傲展现出的速度,让远坂时臣也有些吃惊。

    不过,吃惊归吃惊,远坂时臣不认为眼前这些人还能逃掉。

    同僚的疏忽大意,他不会再犯。

    远坂时臣神情认真了起来。

    宝石魔术,是他最擅长的魔术形式。平时把自己的魔力移到宝石里,借此储备强力的魔术弹,用完即弃。几乎不需要吟唱,更不需要在战斗时消耗自身魔力。

    远坂时臣掏出一把储满魔力的宝石,大手张开,不要钱似的洒出。狂暴的魔术弹和火焰爆炸,顷刻间倾盆暴雨一般朝轮回者们兜头罩下。

    “散开!”

    张傲跑在最后,转身,一道龟派气功轰出。

    大片宝石凌空殉爆。然而,依旧有大量宝石落在他的身旁,更有一些,落进来不及躲闪的队员当中。

    “轰”

    爆炸的轰鸣,五颜六色的闪光,以及龟派气功贯穿天空的白色光束,互相交织。

    十次女被炸飞,身体落进树丛里,满身是血,一动不动。

    其余人耳边嗡嗡作响,感觉整个天空都在旋转。

    河岸公园里打翻了天。

    光芒一闪接着一闪,无比绚烂。

    然而,结界范围外,普通人对此视而不见。也没有人试图走进公园。

    地上,张傲艰难的爬了起来,身影跌跌撞撞,一头冲进体育场大门。除了生死不明的十次女,其余人也趁火光的掩护,逃进了体育场。

    但这只是缓兵之计。

    只要他们还处在结界范围,就逃不出去。即便躲在体育场里,暂时能躲过远坂时臣和剩下两个魔术师的追杀,但是终将成为瓮中之鳖。

    此时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张傲等人现在唯一指望,就是黄川能从外面支援到他们。

    躲在体育场里,队员们进行着补给。

    包括张傲在内,所有人都在刚才远坂时臣不要钱的宝石轰炸下,受了一些伤。加上之前受的伤,李淑芬和方文彪状态都不太好。

    “幸亏有补给包,都拿出来吧。”张傲说。

    补给包每人携带一个,其中装有个人份的能量条可供三天食用,此外还有简单的伤口处理工具和绷带。

    “方文彪伤得最终,没有治疗,他会死的。”虞望舒满面担忧说道。

    “嘿嘿。”方文彪依旧大大咧咧,浑身重度烧伤,像只油焖大虾,脸上带着痛苦之色,却是爽朗笑道:“格老子的,我暂时还死不了。我一定能坚持到治疗赶到。家里娘们儿还等我回去呢!”

    张浩然瑟瑟发抖,撕开一条能量棒,往嘴里填。

    他心理素质全队最差,每当遇上这种情况,张浩然大脑就会出现一片空白,几乎快要忘记该做什么。

    虞望舒黛眉紧促。

    她在想的是,黄川该来了。计划集合是在之前就定下的,黄川不可能找不到路。除非有什么事耽搁了。

    又或者……

    她不敢想。

    几人简单处理了下伤口。新人短发青年倒是走运,他跑得快,居然存活了下来。短发青年帮着处理伤口,算是做了点贡献。

    老鸟们纷纷拆开补给包里的能量棒,吃着补充体力。短发青年很是羡慕。

    李淑芬见了,笑着从自己补给包拿出两条能量棒,递给他。短发青年连忙道谢:“谢谢阿姨。”正要去接。

    “啪”的一声,两条能量棒被张傲一巴掌打掉。

    张傲怒气冲冲,上去捡起能量棒,把东西还给了李淑芬。

    “发什么善心,管他干什么。”张傲冷声道:“管好你自己。”

    李淑芬讪讪一笑:“还有好几条呢。不是只用生存一天吗,够用啦。”

    张傲冷冷一笑。

    李淑芬没再说话。

    她却是趁张傲不注意,悄悄又把能量条塞给了短发青年。

    短发青年双手接过,向这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女人投来感激的目光。

    几分钟后。

    张傲率先起身:“转移。”

    他们必须不断在体育场四处转移。这里空间很大,地形十分复杂。带着那三个魔术师兜圈子,是他们唯一的活路。

    众人匆匆上路。

    行进间,气氛有些沉重。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不可能在这里躲上一天。对方是魔术师,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他们。

    即使虞望舒,也有些悲观。

    “张傲,你说黄川他,还会来吗……”

    张傲闻言沉默了下,苦笑道:“就算黄川能赶到,可他又能改变什么?面对那三个人,他只是个治疗者。我们已经……死定了。”

    结界外。

    一个身影出现。

    青年,漆黑短发,脸上犹有泪痕。

    当卫宫切嗣发现这里出现一个魔术结界,就知道这里有问题。从外面看不出里面的状况。不过,卫宫切嗣打算进去。时钟塔的人既然出现在这,说明为了坠机事件来的。难道这件事还有什么变化?

    卫宫切嗣想到了娜塔莉亚。

    这时,卫宫切嗣猛然转身,举起手中手枪,对准身后。

    他身后,站着一个全身穿戴厚重板甲里的男人。

    正是黄川。

    他从纽约市区抢了一辆车一路开来,然后下车,飞奔找到了这里。

    来到这儿就发现,周围被什么东西阻隔了,进不去。

    他立即想到了魔术结界,心中一沉。知道情况不妙。看样子,虞望舒和张傲他们,被困在里面了。

    好消息是,结界既然仍然存在,说明至少还有人活着。

    “你是什么人?”卫宫切嗣警惕看着黄川。

    黄川这身打扮,不禁让卫宫切嗣怀疑他是圣堂教会的骑士。

    略一沉吟,黄川说道:“里面是时钟塔的魔术师吧?娜塔莉亚可能被困在里面。”

    “你说什么?娜塔莉亚在里面?”卫宫切嗣露出吃惊之色。

    在个屁。黄川心想。

    嘴上却说:“这样,你帮我搞定这些人,我帮你找救娜塔莉亚。”

    “你到底是什么人?”卫宫切嗣并没立即答应,他很谨慎。

    “你觉得我是什么人?”

    “圣堂教会?”

    “唉,被你猜对了。”黄川叹息。

    卫宫切嗣不疑有他。

    死徒是圣堂教会的死敌,死徒出现在飞机上,圣堂教会得到消息一点不奇怪。之前娜塔莉亚就说,飞机上有群疑似圣堂教会的人。

    何况除了圣堂教会的异端审问骑士团,谁还会穿这种骑士盔甲四处乱逛?

    卫宫切嗣笃定了黄川的身份。

    黄川心中暗笑。

    他之所以敢这样说,首先,没人会站出来反驳他,周围就他们两个。

    时钟塔和圣堂教会明面上保持和平,私下斗争不断。

    他的这个借口很完美,几乎找不到破绽。

    其次,卫宫切嗣目前和圣堂教会和平共处,无仇无怨。卫宫切嗣虽是魔术师,却也是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是群既拿魔术协会酬劳,又拿圣堂教会酬劳的中立者。

    直到后期,卫宫切嗣才会参加圣杯战争,不再保持中立。

    由于情报缺失,卫宫切嗣怀疑娜塔莉亚有可能还活着。飞机上的食尸鬼可能跟着跑了出来。不然,时钟塔没必要大动干戈,在这里布下结界。

    考虑再三,卫宫切嗣一点头,答应了黄川联手的提议。

    黄川只需要卫宫切嗣帮他解开结界。

    至于娜塔莉亚,黄川也不知道娜塔莉亚后来去哪了。

    既然她没来见卫宫切嗣,娜塔莉亚的想法,黄川也能理解一二。

    “想要破坏结界,需要一点时间。”卫宫切嗣道,走到结界前。

    黄川眉头紧锁,他最缺的就是时间。

    他伸手上去试着触摸结界,指尖传来阵阵酥麻感。明明这里有道墙,却什么也看不见。他不由想起每次轮回世界开场之前,主神用来隔绝轮回者的那道空气墙。

    “需要多久?”

    “需要二十分钟。”

    “快一点。”

    两人交谈,却不知道,结界内远坂时臣三人,已经看见了他们二人。

    这道结界就像一面单面镜,外面看不见里面,里面却能看见外面的情况。

    “异端审问骑士团?”

    远坂时臣也一眼把黄川当成圣堂教会的人了。

    毕竟这个时代,还穿骑士铠甲四处行动的,就只有骑士团了。

    圣堂教会插手此事,他们一点也不意外。毕竟出现了死徒。

    只是,这里现在没有死徒,只有他们时钟塔的事务。圣堂教会没必要插手。

    “要赶他走吗,跟他说明情况。”女魔术师说。

    通常情况下,魔术师们不愿跟圣堂教会的人有接触。除非争夺利益,否则也不想横生事端。

    远坂时臣看了一眼张傲几人逃离的方向,又转头看向结界外二人,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树丛中爬出一个身影,是十次女。

    之前他被远坂时臣的宝石轰炸炸飞,居然还活着。

    只见她一脸血污,踉跄着跑了两步,跑到结界前,把手按在结界上,和外面黄川的手隔着结界对上。

    瞬间,两人调换了位置。

    十次女逃到了结界外。

    黄川来到了结界内,并且一脸懵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