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黑色枷锁

正文 第320章 湖北九头鸟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最快更新我的老千生涯最新章节!

    人吃五谷杂粮难免会生病,身体不舒服咳嗽两声原本无可厚非,可面前大腹便便的赌客立刻黑了脸。2YT。ORG

    “金爷的生意可越做越倒退了,给我整个病秧子算什么?滚出去。”他指着门口让狐媚子滚蛋,她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不知为何狐媚子很不愿意离开,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很憔悴,我静静的看着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走吧!病了就回去养身体不要再出来捞金啦!”另一个赌客催促了一句,狐媚子想了想还是没有离开。

    她脸色有些为难的说:“对不起,我没事,还可以的……”

    大腹便便的赌客叹了口气指了指旁边沙发说:“过去休息好啦,不要再过来,真是晦气!”

    狐媚子转身走向沙发,几个赌客还在嘀咕金爷生意越做越不好,不过对于我来说是个不错的事情。

    这场赌局我的预想时间是一个小时左右,定下的目标是三十万左右,太多容易引起人的怀疑,太少达不到效果。

    如果不是有狐媚子在这里,也许我会更更频繁的出千赢钱,但明知道她是一个暗灯,多多少少都会心存忌惮。

    现在狐媚子离开赌桌我放松了不少,就一个荷官在这里还是个局外人,怎么看牌局对我都有利!

    等等,狐媚子都能成为红裙美女,那么这里其他的人……

    我仔细打量其他的红裙美女,看起来以前都见过,现在这里唯一不认识的就是小美,可她该不会是……

    这个想法一出现在脑海里立刻让我警觉起来,她一直都在我的身后站着,她的位置就像是帮忙看局的人一样。2YT。ORG

    如果我贸然出千一定会被她察觉到,尤其是在出手法的时候更容易被她看到手法的变动。

    有些时候并不需要看到如何出千,只是让人看到手法的不同和手指速度就会引起人的怀疑,真正混迹赌场中的高手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抓老千也很少有人看看清楚整个过程才出手。

    “帮我拿一辈柠檬水,不加冰。”我转头冲着小美说了一句,她立刻点头离开包间。

    在她离开我立刻选择出千,比较点数赢钱是在情理之中,牌局平静的时候出手法也是最不容易引起人怀疑的。

    我刚开始加入赌局的时候一定会被人格外留意,这是赌徒的本性,都会特别留意刚刚加入的新人,在沉寂这么久时间之后我一把普通的出千并不会引起人的特别主意。

    此刻我有了全新的领悟,真正的千术并不在于能骗过多少人的眼睛,而在于选择让人意想不到的时间出现,悄无声息的赢钱完全就像凭借运气一样。

    几个赌客一直都在聊天说话,说的全是对金爷的不满,听他们的口音我觉得有些奇怪,从一开始就觉得不太对劲……

    等等!

    我虽然听不出他们是哪里的口音,但能听出来他们是一个地方的,他们说话的口音都一样,总喜欢在最后加一个啦字。

    我突然荆楚一头冷汗,这场赌局竟然护士了这么重要的一个地方,那就是我在和一群来自于一个地方的赌客在玩牌,难保他们互相之间是认识的。

    以前我很少听到这种口音,现在仔细打量他们的言谈举止,虽然没有什么破绽,但让我恍惚之间想起了山西老千团。www.2yt.org

    第一次见到山西老千团的时候也是差不多的样子,打扮斯文像是有钱人的样子,都是来自于同一个地方,二叔说人月没有什么的时候就约会突显什么,他们很注重言谈举止和打扮,说不定他们最缺少的就是这个!

    刚开始我还觉得他们有些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认识而是似曾相识,现在我更加觉得他们像是山西老千团,只不过这些人说话的口音听不出是哪里。

    如果我今晚碰到了疑惑老千团,那么想赢钱是异想天开,虽然有荷官在这里发牌但他们还是会有办法的,如果我假设狐媚子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一种坚实,那么一切解释就能说的通了。

    不知不觉头上惊出了一层冷汗,这么危险的感觉让我头皮发麻,我竟然还把他们当做了一群普通的赌客……

    作为一个老千,我总是习惯用一个老千的思维去看待事物,也习惯换位思考,今天晚上这个赌局就让我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说不清楚但能够感觉的到。

    虽说狐媚子是赌场里的暗灯,绝对不会轻易的挪地方,

    但想要赢他们的前提是必须看破今晚的局,如果上了赌局让人做局下了套,那只能自找苦吃。

    他们之间的聊天慢慢远离金爷,互相之间聊天吹牛,你吹捧我,我吹捧你,互相吹捧一番之后都能让人听的飘飘然,其中一个家伙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个家伙将近五十岁的模样,看起来斯斯文文,眯起的小眼神中精光四射,手腕带着一块不知道什么牌子的手表。

    金黄色的手表外壳看起来就带着些暴发户的味道,另一只手腕上有一串小佛珠,距离太远看不出品级……

    等等,我好像看过一个电视剧,里边的湖北口音和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像!

    俗话说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我听二叔说他见过的湖北人都很聪明,非常善于动脑子,

    二叔说他在碰到湖北人和潮州人的时候格外留心,因为湖北人精明,潮州人团结,而且也是出老千最多的地方。

    他说中国南北方的老千数量不成正比,在这些年出入大大小小的赌场中,见到十个南方老千也不一定能见到一个北方老千,而且现在电子赌博和网络赌博平台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南方人在做。

    不论你在北方哪个城市,只要有电玩城的地方就会有老虎机水果机,尤其是一些上分的老虎机和打鱼机,基本上全都是南方厂家开发,派遣技术员到全国各地负责维护机器。

    我想起在电玩城见过的那些机器,全都是南方人在做技术员。

    所有上分的老虎机都是程序操控的,所谓五星宏辉等一系列的押分机,都是电脑控制的,结束之后瞬间激光打印保单,就连机械手抽牌出花色也是作弊的,只要关乎到赌,就只有你想不到的作弊手段,而没有做不到的作弊手段。

    一番交流之后,我确定在场的四个人全都是湖北口音,除了湖北佬还有两个人不时会冒出几句潮州话。

    不知道他们是有心还是无意,潮州话里在表达强烈的不满,意思竟然是金爷这个赌局安排的很不好。

    一听这话我有些纳闷了,看他们脸上都带着笑意,转眼之间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模样?

    很明显其他人不懂潮州话,只能看着他们比划还陪着笑脸,我也装着听不懂的样子。

    心里有说不出的复杂,可我也知道这些家伙在吃饭的时候可以说潮州话,那么在牌局上也肯定会说潮州话。

    也许是一种试探,我知道接下来的试探只会多不会少,如果任何一个地方我做的让他们看出破绽,那今天晚上说什么他们也不会玩牌的,能找的理由也有千百种,因为他们心虚!

    但凡在外边做事的老千,最怕的事就是麻烦,尤其是身处异乡一旦出点什么岔子,立刻就得被人包了饺子,所以小心谨慎才是第一位的,我也知道这些家伙不会轻易和我赌的。

    如果换做是我组团做局杀了猪,第一时间没有离开那就说明还想继续杀猪,不然早就远走高飞了,虽然这些人留下来了但也会更加的警惕,绝对不会贸然和陌生人一起玩牌,换做是我也不会贸然再次出手,一旦失手就意味着毁灭。

    现在的赌局看似波澜不惊,可在暗地里都在各怀鬼胎,我装着是什么都不懂的人,不管他们说什么样的潮州话我就傻呵呵的陪着笑脸点头,哪怕明知道他们在骂我也硬着头皮装傻充愣。

    我看到湖北佬笑眯眯的把玩着佛珠,其他几个人都扫了他一眼没说话,看得出来这个九头鸟很淡定,也在这些人中很有威望。

    要弄这些家伙必须先想办法对付这个湖北佬,看他的年龄和经验应该不在我之下,想让他上当不容易,我也得费脑子想个办法才行!

    我低头抽了口烟嘴里满是苦涩,总是忍不住的自嘲,这么多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可就在一条算不上阴沟的小水潭翻了船,这一定是天意。

    湖北佬突然对我说了句潮州话,我想都没想就立刻陪着笑脸,装作一副能听懂的样子,湖北佬看了我一眼之后笑了,几个潮州佬也笑了,我也跟着笑了,可我的心里却忍不住的有股怒火。

    因为刚才他那句潮州话的意思是……你好,我想日你老母!

    但是我却要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不然就会露馅。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