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最新章节!

    秦昭还没回,旁边耳朵灵的大炮眼睛一亮,“宵夜?哥,我知道这附近有一个地方的宵夜特别美味。m.2yt.org”

    美味?

    几人脑海里遐想着好吃的食物,纷纷露出了我很饿的表情。

    从审讯室里出来,又去了趟洗手间的吴朝阳回来正好听到大炮说的话,她模样清秀,一脸纯良,“大炮,你说的是就菊轩吧。”

    一脸馋的模样,大炮美滋滋的道,“是啊,我喜欢喝他们家的蟹黄粥。”

    “我也饿了。”

    看到他们讨论吃的样子,秦昭笑了笑,“那大家一起去吧。”

    “好啊好啊。”

    程徽倒没说什么。

    紧接着,秦昭偏头看向蔺璟臣,对上他眼睛,声音软软糯糯的问,“你去不去?”

    都是些跟她年纪差不多的青年,考虑到蔺璟臣应该跟他们不会合群,估计也会给他们不少压力。

    蔺璟臣缓声回,“吃完夜宵我来接你。”

    “好。”秦昭勾唇,想像平常那般在他脸上落下一吻,只不过眼前的处境并不适合,秦昭低垂了下眼眸,打消了念头。

    派出所里,女孩的声音温润清软,宛如天籁,几人目光看向了秦昭,只觉得她凝滞如玉的皮肤,没有一点痕迹,水水嫩嫩的,五官又精致秀美,而伴随着一抹微笑像是拂过心尖的细雨秋风,只给人觉得舒服,又印象深刻的刻在了脑子里,几个青年心里有点荡漾,其中有个面相比较老实的不由得吐出了心声,“朝阳,你朋友好漂亮好有气质哦。”

    面对突如其来的夸奖,秦昭朝他淡淡莞尔。

    吴朝阳骄傲的微扬下巴,“那是。”不过一会儿看着他面色严肃又道,“纯欣赏可以,但是不许有小心思。”

    怎么就不能有啦?

    俗话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心里疑惑,便是想问,“为···”

    什么字已经哽在了喉咙处,他自己先是察觉了秦昭身旁坐着的那位男人,姿势惬意随意,身上是他们这些年纪没有的成熟稳重,且气息好压迫人,脸色虽然平静无澜,不过一双深色眼眸已经在看着他,只是两眼就别过去了,但莫名的,他就是有点悚然,浑身有点发冷,吞了吞口水,噤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想法随之覆灭了。

    然后他感觉自己还被程徽刮了两眼。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_(:з」∠)_

    吴朝阳忍不住想笑,很想知道这位兄弟的心里的阴影面积是多少了。

    这时候律师上前便说,“蔺总,事情已经办妥了,没别的事吩咐,我先回去了。”

    蔺璟臣恩了一声,站了起来,身躯挺拔高大,轮廓线条冷硬,浑身成熟男人味,长辈的风范太强。m.2YT.ORG

    “一起。”

    秦昭跟着站起来,“我送你。”

    ~

    派出所门口。

    大炮自己有开车来,所以哥们都往他车子钻了,塞不下,吴朝阳只好去了程徽的路虎车,自己开了后车座的门爬了进去。

    程徽应该是属于不好相处的类型,吴朝阳内心有点小忐忑,正襟危坐,乖乖系好安全带,等着秦昭过来。

    车里安静无比。

    吴朝阳手指抠着安全带玩,她突然说,“徽哥,我觉得你有点眼熟。”这称呼是学大炮那几个哥们的叫法。

    说完,她自己囧了,有点像俗气的搭讪手法,忙道,“那个,我没有搭讪你的意思。”

    程徽恩了一声。

    吴朝阳,“······”有点尴尬,很快她手机信息响了,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她拿出手机解锁,是大炮发过来的,“小太阳,你觉不觉得你朋友跟我哥长得挺像的。”

    吴朝阳愣了会儿,恍然大悟,难怪她觉得眼熟,“有啊。”

    大炮秒回一个遮脸哭的表情,“回头我要问问我大伯母是不是以前粗心大意把女儿给弄丢了。”

    律师的车先开走了,蔺璟臣的车子是停在另一处,正好有辆警车给遮挡了一部分的视觉,光线很弱,男人的身影面部轮廓隐在了黑暗里,平添几分神秘蛊惑。

    一会,蔺璟臣没有动的一起,秦昭清丽的眼眸抬起来,藏着疑惑。

    蔺璟臣像是看透她内心的想法,声音低低沉沉的问,“刚才不是想亲我?”

    脸一下子就浮躁起来了。

    秦昭不想承认,声音轻扬,“我刚才才没有这个想法。”

    “可是我有。”

    猝不及防,秦昭微怔。

    给了蔺璟臣逼近闯入的机会,光线不足的地方,暗暗地,等她回过神来,她已经背靠着警车白色的车身,手被蔺璟臣十字紧扣抵着,两人身体密切紧贴,微微呼吸,全都是蔺璟臣熟悉又清冽的味道。

    绝对侵占强势的姿势。

    如果在亮点的地方,一定会看到秦昭的耳根子红了起来,睫毛轻颤,欲想要遮住眼底的羞涩,她双手放在他腰上,旋即抱住,小声问,“你是不是不想我去?”

    蔺璟臣闻言,无声笑了,他在她饱满光滑的额头亲吻,不说话,也不否认。

    他虽然占有欲强,确实有不愿意秦昭跟着一群男的,还是一群年轻人玩在一起的想法,但不会阻止妨碍她的交友自由,那是种自私的行为。wWW.2YT.ORG

    身为男朋友,该有的风度还是有的。

    这种地方随时会有人经过,分明不是亲吻的好场所,多么考究一个人的心脏承受能力。

    秦昭的心脏砰砰乱跳,软软的声音有讨好的味道,“等我们回家再亲好不好。”

    蔺璟臣用行动回到了她这个问题,用手抬起她的下巴,俯身,含住她的色泽红润的下唇,轻轻舔咬,吸吮,有一点点磨她的意思。

    从来,跟蔺璟臣接吻就是种享受。

    秦昭双手揪住他的衣领,手指轻颤,最后闭上了眼睛。

    有人说爱情的味道像尼古丁,尝过一口就会上瘾。

    她想,没错的。

    蔺璟臣是这个瘾,无论如何都戒不掉的。

    唇齿相依,几分钟后,蔺璟臣放开了她,低眸看着她嫣红水润的唇,指腹轻轻在唇边磨沿,然后淡然的给她整理因为拥吻而弄乱的衣服,“吃完宵夜给我打电话,恩?”

    秦昭呼吸不稳,感觉有脚步声和声音过来,她不慌不忙的推开男人,“知道了。”然后,掉头就走。

    路虎抢眼,秦昭过去拉开车门弯腰进去。

    程徽拉起离合器,踩油门,路虎一下子开离派出所,去往就菊轩。

    然而罗子陵那群富二代,真正的教训还在等着他们。

    做完笔录的被关在同一间审讯室里,很快,律师赶过来,就在他们以为可以立卡派出所这个地方的时候,民警大队长过来说,“他们还不能走,把他们关起来。”

    几人脸色眨眼不好了。

    律师跟着皱了皱眉。

    大队长拿出了什么东西,“这是在他们车上搜出来的。”

    律师定眼一看,是几包白面。

    一群纨绔子弟吸毒不是什么稀奇事,只是被警察抓到了现行,就有点棘手了,律师拿着手机出去马上打了个电话。

    警方先是要验他们这些人里面有没有人吸毒,然后是审问白面是哪里来的。

    得一个一个重新的盘问。

    而这次,暂时还不给保释。

    派出所里,这群人一团糟糕,另一边,就菊轩里,他们已经吃上了新鲜美味的宵夜,还玩起了扑克牌。

    年轻人之间的氛围永远是活跃愉悦的,而这群青年,家里教育的也好,对女孩子也很体贴照顾。

    程徽本身是个面色冷漠的人,但今晚,有所缓和。

    吴朝阳是那种能玩得开的人,跟他们玩牌的时候老是输,不会儿,喝了几灌啤酒,她先醉了,打了一个饱嗝。

    几人觉得她牌品真不好,明明都给她放水了,还输的这么难看,输了牌的人要罚酒的。

    奈何酒品不好,吴朝阳糊糊涂涂的撞了人,抬起头看,是张冷冰冰的俊脸,脑子里蹦出一个词,高岭之花。

    醉酒壮胆,醺醺然的还不忘调戏,“美人,给爷笑一个呀。”

    秦昭,大炮等人,“······”

    快散桌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都喝了酒,只能叫代驾开车。

    而宵夜中途,吴朝阳给家里司机打了电话,但最后来接她的,是她哥哥吴安伦。

    大炮一脸激动,“安伦哥。”

    “她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打牌打输了。”大炮又解释,“我们放水她还是输,喝了酒,她就黏上我哥了,弄开了又缠了上去。”心里接着腹诽,还流氓的调戏我哥,心碎成两半了,怎么被调戏那个人不是我。

    深知吴朝阳牌品有多差的吴安伦,“······”

    吴安伦从黏在一个帅气男人身上的吴朝阳给扯回来,他比大炮他们看起来要成熟许多,应该就是大炮的那个堂哥程徽,他脸黑黑的看着自己妹妹,深呼口气,“抱歉,我妹妹给你添麻烦了。”

    程徽摇头,脸色依然淡淡,说没事。

    把吴朝阳给稳住,吴安伦轻松的把她放回车里,又抬头跟秦昭说,“一起走吗?”

    秦昭笑说,“不用了。”

    吴安伦嗯了声,余光很快瞥见有辆迈巴赫开了过来,“那我们先回去了。”

    “拜拜。”

    秦昭也看到了驶过来的迈巴赫,透过车窗,能看到驾驶座上的男人,带着腕表的手搭在方向盘上,他没有下车。

    吴安伦开车经过迈巴赫的时候,跟蔺璟臣点头打了招呼。

    秦昭眼睛笑的微眯,转身跟他们道别,上车的时候,眼睛有点迷离,拉着安全带好几次插不到孔。

    蔺璟臣俯身过去给她弄好,凑近,便是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酒味,混着女人香,随后目光落在她脸上,眸眼水润有点迷离,白皙的脸颊有点红潮,他眸光一暗,“吃个宵夜还喝起酒来了?”

    秦昭心情好,微弯着唇角解释,“盛情难却。”

    接着像个小猫儿一样在他肩窝蹭了蹭,有撒娇的味道,“我没喝醉。”

    蔺璟臣想起在香港时,秦昭喝醉后娇媚的样子,他捧着她的脸对着自己,“以后在外面不许喝酒。”

    秦昭没问为什么,乖巧的哦了一声,女孩子在外喝酒确实不安全,加上她平时也有叮嘱蔺璟饭局上少喝酒,蔺璟臣能答应她,自然,她也能。

    晚上,喝醉酒的秦昭格外黏人。

    在车里睡过一觉,回到梨安园洗过澡,人有些精神,所以躺床上的时候,还没有困意。

    血气方刚,生理发育成熟的男人被磨的不行,他声音喑哑,透着危险,他按住秦昭乱动的身体,“昭昭,你乖点。”

    分明已是情动。

    房间里开着壁灯,只瞧秦昭睡衣宽松,在床上翻来覆去,衣领滑落一处肩膀,露出大片凝脂玉般的肌肤,锁骨小巧,小声嘀咕,“我不乖吗。”

    “我很乖,不乖的人是你。”

    意有所指,故意蹭了蹭男人某处。

    秦昭说完翻了个身,背对着蔺璟臣。

    换做平时,这种话哪敢说的出口,人是没喝醉,但是喝了酒,胆子还是变大了,把他撩起火了,转而再把责任推卸的干干净净。

    蔺璟臣不语,微抿下唇,沉默一会,他把人翻转过来。

    此时,秦昭媚眼如丝,吐气幽兰,手滑在他的喉结处,“是不是想要?”

    女孩撩人的功夫愈发的长进。

    蔺璟臣作势要吻她,秦昭却伸手挡着他的唇,“不给亲,你先把戒指拿出来。”

    “你又知道我买了戒指?”蔺璟臣拿开她的手,笑问。

    “我那么聪明,肯定知道,昨晚在西餐厅里,是不是想跟我求婚?”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秦昭脸上闪过几分腼腆,但言语里,充满了自信,眸里,还隐有几分期待的光芒。

    她善于观察,昨天西餐厅布置的浪漫富有情调,秦昭就有了猜测,但是不肯定,遗憾的是,有人故意报了假警,晚餐之后的后续没能再继续,在回梨安园的路上注意到蔺璟臣的西装口袋有点鼓,从形状上看像是戒指盒。

    蔺璟臣恩了声,说是。

    听到答案,秦昭眉眼展开,又想到一个问题,“求婚这么早,那你计划什么时候娶我?”

    求婚在即,结婚的想法肯定不远。

    “明年开春。”蔺璟臣眼眸深深,说出自己的计划。

    他迫不及待的,想在秦昭身上贴上蔺太太的标签,成为他的合法妻子,也把他想要对她做的事情,在法律上变成合法的行为,但这么迅速,蔺璟臣还是担心秦昭不会接受,毕竟她还年轻。

    两人的相处模式,已经时常给保姆觉得像谈了好几年的那种老夫老妻,再说住在一起也是顺其自然发展的,也就是所谓的同居,这些日子的相处,两人之间的生活习惯早就摸清了。

    说实在,现在有的情侣,谈个一年半载估计都不会想要结婚,有的甚至更久,谈个好几年,在想要组建一个家庭,以后的生活就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庭的事,所以要背负的责任加重了。

    结婚的前提,还必须考虑到经济物质方面。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