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听得一头雾水,只知道梦醒了。M.2YT.ORG

    这个梦还真短。

    十二月初,雪已经连下好几天。

    昨天是徐敏附在徐六娘的身体之后,月事第一次来报到,这才想到自己一直没有留意这件事,到底是本身体质的关系,还是两人磁场不合,才会拖到现在才来,也没机会问李氏或巧儿了,更糟的是从来不曾经痛的她,尝到了想去撞墙的滋味。

    这些古代大户人家的小姐体质还真是虚弱,手无缚鸡之力就算了,每个月的这几天还要承受这种疼痛。

    徐敏脸色苍白、病恹恹地躺在床上,还用棉被裹住自己,加上这里没有卫生棉,真的很不方便,只觉得身体更冷了。

    “我想回家……”就算阿公阿嬷不喜欢她,至少是从小住到大的家,对自己来说,熟悉又有安全感。

    什么时候才能把身体交换回来?

    难道她一辈子都要留在这里?

    她茫然地望着帐顶,人在不舒服时,也是最脆弱的,想法跟着变得很消极,更希望有人能陪在身边。

    想到小时候每次感冒生病,阿公会去药房买成药给她,然后就跟着阿嬷出门卖臭豆腐,徐敏只能独自躺在床上,想着抛弃女儿的妈妈,希望她快点回来,可是流再多的眼泪,愿望还是无法实现。

    “我不想一个人……”她红着眼圈喃道。

    就在这当口,徐敏听见外头似乎响起李嬷嬷的声音,因为她痛到连站都站不起来,不得不告假,这两天无法去灶房帮忙,请李嬷嬷多多见谅,幸好她平常表现良好,对方也没多说什么,还要刘三姊送些热汤过来给她喝。2yt.org

    接着,外头又传来男人的声音,徐敏心中一喜,猜想会不会是庆王回来了。

    他在这儿的时候,她巴不得对方可以离远一点,不要一直来勾勾缠,可是当他回王府这段日子,她脑中又不止一次浮现他骑在马背上的英姿,想起他是怎么调戏自己的,脸又不争气地红了。

    “回来就回来,有什么好高兴的?”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想把庆王的身影忘记,不要再想了。

    不过此刻站在屋外的并不是庆王,而是鲁俊。

    “千岁人呢?”李嬷嬷问。

    鲁俊态度客气地回道:“殿下到其它养马场巡视去了,担心敏敏姑娘身边的衣物不够保暖,才特地要我把这件东西送来。”

    “我待会儿就拿进去给敏敏姑娘。”她接过包袱说。

    他往屋里瞥了一眼。“刚刚遇到江大婶,她说敏敏姑娘这两天不太舒服,需不需要请大夫?”

    李嬷嬷觑了下他,像是在嫌鲁俊太大惊小怪了。“不过是女人家的小毛病,只要休息两、三天就没事了。”

    “那就好。”鲁俊努力克制自己,但目光还是忍不住往屋里飘,又岂能瞒得过李嬷嬷一双火眼金睛。

    “不该去想、不该去看的人,就别多想、别多看。”看在他以往对千岁忠心耿耿的分上,李嬷嬷也就稍微点醒对方,以免犯下大错。

    闻言,鲁俊心头大惊,忙把目光收回,开口告辞。

    “唉!”李嬷嬷摇了摇头,转身进屋,自古红颜祸水,一点都没错。2YT。ORG

    当她掀起布帘,走进徐敏的房间,就见这丫头马上坐起身来,眼中闪过期待的光芒,不过见到进来的是自己,马上露出失望之色,这点倒是令人一眼就看透。

    “千岁并不在这儿。”

    徐敏原本没有血色的脸蛋,染上淡淡红晕。“我才不是在等他!”

    “不过他倒是派人送了件东西来给你。”这丫头嘴巴倔强,硬是不肯承认,其实早就动了心。

    她一怔,接过李嬷嬷递来的包袱,打开包在外头的蓝布,赫然是件厚实暖和的斗篷,领口上还围了一圈白色貂毛。“这是要给我的?”

    “方才听鲁俊说是千岁特地请师傅裁制,光要取得这块貂毛就花了不少心思,好不容易才赶在过年前送来给你。”李嬷嬷希望她牢记在心,不要白费了千岁的好意,往后更要用心伺候。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徐敏觉得压力好大。

    李嬷嬷横她一眼。“千岁对你的心意大家都看得出来,要是再不收下,也未免太不知好歹了。”一会儿送马、一会儿送斗篷,他对王妃可没那么好过。

    “可是……”一旦收了礼物,就好像欠了人家,还得要还礼,而她最不想做的就是响应这份感情。

    “要是真的不想收,等千岁下回再来,你亲自还给他。”李嬷嬷有些不高兴,说完便转身出去。

    徐敏知道要拒绝使用动物皮草,可是当她抚摸着宛如云絮般柔软的白色貂毛,以及斗篷上的绣花,每一个针脚都相当细腻,光是抱在怀中,整个人就好温暖,不禁想起那个男人的拥抱。

    “不过也不能因为这样就把心交给他,被他收服了。”她可不是那么肤浅的女人,用昂贵的礼物就可以收买。

    她只是被庆王的心意小小感动了,有个人把自己放在心底,随时随地都在关心她,怕她寂寞,就送一匹小马给她,怕她冷了,又立刻送上一件斗篷,相信这世上没有女人不吃这一套。

    就因为她从小到大不曾被人如此呵护过,早已千疮百孔的内心渴望有人疼惜,才会把持不住。

    “真是太可恶了!”徐敏仰头骂道。

    她真能招架得住吗?

    一旦跟了庆王,将来若有机会和徐六娘把身体交换回来,她舍得离开?能放下那个男人吗?

    而庆王是真的喜欢她?还是贪图一时新鲜,只想享受征服的滋味?会不会得到之后就不再关心,甚至不再多看她一眼?她对男人没有信心,更可以说不信任,要是真的变成那样,到时想一走了之,只怕更难了。

    最后一点,她真的愿意跟其它女人共有一个丈夫?

    徐敏头都快炸了,只能重新躺下来,告诉自己别想了。

    现在的她不只虚弱,脑袋也不太清楚,容易做出错误的选择,还是等精神好一点再说。

    于是,徐敏强迫自己闭上眼皮小睡片刻,两手却不自觉地紧抓着斗篷,像是在寻求慰藉。

    过了三天,经期总算结束,她又再度进灶房帮忙,不过只要做完事,就会去看马卡龙,接着又喂金宝吃草,让它可以熟悉自己,只听自己的命令。

    翌日,雪终于停歇了,天气也跟着放晴,工人们忙着清理地上的积雪,放眼望去,远方的山头白皑皑一片。

    她披上庆王送的斗篷,在寒风中备感温暖,接着迫不及待地牵着金宝走出马厩,为它上好马鞍。现在的徐敏不只可以自己上马,也能维持正确的姿势及平衡,只要掌控好缰绳的张力,就可以让它小跑步,不再像刚开始,整个人颠到快散了。

    “我可以让它跑快一点吗?”她问着骑在身边的铁蛋。

    铁蛋差点被她的话给吓死了。“我的姑奶奶,你想要跑快一点,还是等千岁在的时候,否则万一出了意外,我有十颗脑袋也不够砍……”要不是千岁叮嘱过要紧跟在侧,他宁可去打扫马厩。

    “有这么严重吗?”她不禁失笑。

    他才觉得徐敏没有自知之明。“千岁在乎敏敏姑娘,这儿谁都看得出来,你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恐怕大家都会跟着遭殃。”

    又听到类似的话,让徐敏不由得收起好心情,神色转为凝重。

    “千岁想要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不差我一个。”他是个藩王,拥有一座后宫也是正常的。

    铁蛋忍不住替庆王说几句好话。“可我从来没听说过千岁看上哪个女人,就算是纳妾,也都是府里的人安排,而他一年里头几乎都待在养马场,比起女人,对马的兴趣还比较大。”

    “就算他真像你说的只是被动接受,但王府里还是有好几个女人……”她还是无法抛弃一夫一妻的观念。

    他满脸困惑。“这样有什么不对吗?只要有身分地位的男人,哪个府里不是妻妾成群?何况千岁又是皇子,已经算少了。我将来要是有了银子,不用太多,只要一个正室一个小妾就够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