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港台言情 > 恋恋韶光
    “你不明白,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样,你得放我出去——”

    “你说反了,应该是事情并不像像章律师说的那样简单,他搞错唬弄对象了。WWW。2YT。ORG咏南,好好待着,那里可是十楼,别动任何歪脑筋,坐不住就做晚饭吧,我八点钟左右会到家。”

    “你想做什么?章律师不会听你的,他——”

    “他如果肯说实话,我保证他明天照样可以人模人样出庭辩护。”

    “佟宽——”

    耳边只听见断线的机械声,不再有其它。

    她抱头冷静思索。

    章律师的连络电话都储存在手机里,除了佟宽的手机号码,她一向没有花心思记亿他人号码的习惯,总是利用通讯簿直拨。没有了记事本,室内电话无用武之地,没想到他如此了解她的习性。对了,计算机!还有计算机可以对外联系。

    她花了半小时找遍整个屋子,连狗屋也不放过,最后颓然坐在地板上,欲哭无泪。

    佟宽果然带走了所有对外的联系工具。

    “你想清楚了?确定消息正确?”威廉皱着脸,反复再三询问同样的问题。

    合伙成立新公司方案已进行至一半,佟宽说撤资就撤资,怎不令人头疼?

    “别再问了,我不想再从头说一遍我是怎么威胁人家律师吐实的。”佟宽填了一些表格,交给威廉。“就这样吧,我这笔钱直接汇到这个户头去。m.2YT.ORG”

    “自立门户一直是你的目标,真的不再多考虑?”

    “晚几年罢了,不急,我们还是可以合作,只是换你雇用我了。”

    “你确定张太太不会付尾款?再怎么说林咏南已付出一切,可以说一无所有,张先生费尽心机所做的那些安排,受益者几乎是他那个家,拿出九牛一毛解决这个燃眉之急根本是不痛不痒,她不担心自己的丈夫,也该想想钱是怎么来的?”

    “答应付尾款不就公开承认她和三个儿子手上有那些违法的资金?给了如果后患无穷,不如装聋作哑。咏南太天真,以为隔海打官司可以让张太太屈服,她不明白这种旷日废时的事是有钱有闲才做得来的。”

    威廉徐徐吐了口烟圈,嗤笑了一声:“不明白的是你吧?她就是明白得很才想离开你,她不愿意你跟着她耗在这种鸟事上啊。”

    佟宽看向威廉,他摩挲着下巴,万分不解的模样。“不全对,她后来已经知道我和陆家的关系,为什么还想离开?她明知道我从来就不在意能否顶着陆家光环的啊,更别说那些无聊的门当户对的了,再说如果我愿意出手,向陆家索讨那笔尾款也不是办不到,她何必自己卯足了劲承担?”

    “这就怪了,她成天就在你家,亲自问她不是更好?何必在这里玩猜谜?”

    他罕有地露出讪笑,“她最近在和我闹脾气,怎么都不肯说话。”

    “这更古怪了,她人都留下来了,还有什么脾气可闹?”

    “被关了几天出不了门,脾气自然不好。m.2YT.ORG”

    “你关她?”威廉瞪圆了眼,烟屁股掉落在地板上。

    他面色一整,理直气壮,“是又怎么样?”

    “你——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事情解决了,我自然会放她自由,这笔款尽快汇到高田帐上,不可节外生枝。”

    他这几天也不好受,林咏南给人印象随顺坦率,拗起来可不是普通的程度。

    她认份地煮饭烧菜,打扫洗衣,晨起记得跳绳,就是一句话也不说,连托他买女性卫生用品也极不情愿地写在纸条上,夜晚坚持在沙发上就寝,完全不让他碰一下。孤枕难眠,他不是不想念那段小镇上的同居生活。

    这么善体人意,从不愿造成别人困扰的女人,为何在这件事上如此固执?

    心事翻涌,不经意想起了她曾经郑重其事对他说过的,而他当时不甚挂怀的话——“我相信你,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相信你。”,“所以,你也要相信我,无论我做什么决定,一定是因为爱你。”

    他凝眸思忖,盘旋在心头的某些想法隐约成形,对照林咏南的过去,那些想法越发清晰可见。

    他再次看向威廉,释然地笑了。

    门刚开了一缝,一只女性的纤细脚面瞬即卡在门坎,双手从内用力扳住门面,身子一矮,企图从他胁下窜出门外。

    他也不阻拦,大方地让门户洞开,不与她较劲。她赤足在走廊上奔跑了几步,察觉他不但没返身追逐,还直接走进了屋内,显然不担心她一走了之。她机警地煞停,倒退回门口,朝里探头探脑。

    他笔直站在客厅中央,伸长手臂,摊开掌心,上面分明是她的手机和记事本。

    这是放手还是求和的意思?

    她踌躇不前,与他保持距离,相互对望。

    他索性按开她的手机屏幕,点滑几下,拨出其中一组号码,对着手机道:“章律师……不,我是佟宽,麻烦您亲自向我太太说明事情现在的进展……对,就现在!”

    他向前把手机塞给发傻的她,让她凑耳聆听,她只应了一句,接着默听了五分多钟,听毕不置一词,幽幽叹了口气,表情复杂。

    “你说你相信我,是指无论我曾经对陆家怎么做,做了什么,你都能明白,也决不会阻止,对吧?”

    她调开视线,低默无言。

    “你不希望高田的事打乱了我对陆家长久以来做的决定,为了你那笔债款又得和陆家谈判,甚至委屈求和,你希望我贯彻初衷,心里永远好过,对吧?”

    她又叹了口气,咬着唇不说话。

    “所以,当你回巴西后,卖了房子,依然填不了那个洞,求援又遭张太太拒绝,你发现无法善了,那一刻才考虑离开我,因为你心知肚明,我必会替你解决这件事,再度和陆家纠缠不清,对吧?你要我相信你,无论你做了什么决定,一定是因为爱我……坦白说,是不是乔的那件事,让你下定决心,不再让任何人因为你而受到损害,一辈子感到遗憾?”

    她抬起头,不再回避他的注视,眼神坚定,“是,我想你可以承受失去任何人,你一直很坚强,这是我唯一放心的事。”

    “那么你也可以承受失去任何人吗?”

    这个状况她显然深切考虑过,所以不加思索答复:“我很高兴在小镇上和你一起生活过,那是这么多年来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如果可以永远保有这段记忆,不被后来的事消磨殆尽,我想我愿意承受。”

    说完,她像是想到了某件愉快的事,腼腆笑了一下,很快又颓然,“但是佟宽,我做得不好,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做得很好,我高估了自己。”

    他点点头,向前握住她的手,“在失去任何东西前,应该先努力不是吗?我很努力的保有你,你不也应该这么做吗?”

    她沉默不答,挣脱了他,用手背揩了揩两边眼角,抱起趴睡在她脚板上的芬达,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向厨房走去,边走边如常地说:“吃饭吧,我煮了苹果咖哩饭,不过不太成功,这次将就一点,下次会改进。”

    他走进餐厅,站着不动,静静望着她在厨房忙碌穿梭的身影,听着碗盆磕碰的脆响,她斥责芬达胡闹的清扬嗓音,脸庞充满温柔地笑了起来。

    很简单,很纯粹,很自在。没有人知道,这就是他多年来真正想要的生活。

    但他有一辈子的时间让她明白。

    【全书完】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