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兜兜搬小海星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 失忆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阜南高院里,办公楼十二层的一间办公室里。2yt.org

    虽然早就过了下班时间,这里却灯火通明。

    这是南之君的会客室,看起来像个小小的会议室,凌俐、祝锦川、田正言、解晚露都在里面,当然还有南之君本人。

    他们面前摊着或多或少的卷宗,都是本次案件的证据材料,而南之君的秘书鲁飞扬,则守在会客室门口不让人进去打扰他们。

    凌俐很清楚南之君把他们带到这里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南之易的案子。

    南之君坐下来的第一个问题,是问祝锦川的:“祝律师,看起来你似乎早就知道小易的那段往事,我想知道你得知这件事的来源是哪里。”

    “南院长,我和您是一个学校毕业的,我入学时恰逢是您带南教授去国外治疗的时段。正好我的一位恩师是您同窗,我是通过他知道一点这件事的始末。而完整的内容,我是今天庭上才得知的。”

    “所以,你当时申请了不公开审理?”南之君问。

    “对,”祝锦川点头,“既然我都能知道,想必当年知道的人也不会少,既然有人处心积虑要南教授前途尽毁,肯定会在这上面做文章的。”

    南之君听后点了点头,眼神里尽是疲倦和感激:“幸好你想到了,要不然在大庭广众下曝光的话,这事就真的无法收场了。现在,只等确认被害人是否真和海外有联系了。”

    休庭后,南之君打了好几个电话,似乎是在安排人查桃杏和牟诚华之间的联系。

    凌俐也在等着结果,她一言不发地低着头,心里是无可名状的情绪。

    南之君在查的事正好是她曾经怀疑过的事,却因为那一晚上南之易的绝情,她伤心之下放弃坚持,放弃了曾经想要把桃杏的真面目暴露出来的打算。

    从今天庭审的情况看来,只怕南之易对桃杏的企图也早有察觉的。可他为什么没有躲过这一场算计?

    没多久鲁飞扬进来了,递给南之君一个文件夹。WWW。2YT。ORG

    南之君只看了两眼,就闭上了眼,面露不忍。

    凌俐接过来一开,心里后悔更甚。

    果然,那是桃杏和澳洲一个号码联系的通讯记录,几乎每隔三四天就有一次,时间大量集中在凌俐和南之易分手之后的时间端。

    她曾经担心过怀疑过的事,竟然真的成了现实。

    他们默默传看着,没有人说话,不过都知道,仅仅靠几页纸的通讯记录,根本证明不了什么。

    反而,给南之易的犯罪动机添上了一条铁证——因为桃杏是牟诚华的人,被南之易识破起了冲突,南之易气愤之下杀人。

    那简直就是给对方递上了一把刀啊。

    南之君苦笑一声:“我真没想到牟诚华这个人如此丧心病狂,就因为和小易在科研理念不合,竟然能弄出两条人命。他那是邪教吗?能蛊惑人到这样的地步!”

    周围一圈人都默然叹气,只有解晚露说了句:“我在知识产权庭的时候,也算见识了不少偏执又狂躁的当事人,有时候信仰科学信仰得太过,比邪教的危害还严重。”

    顿了顿,她又说道:“另外,我还得到一个消息。帝都那边郭老病重,只怕就是这些日子了。郭老过世以后,少了领军人物,南北派系之争,必定又是一场风雨。牟诚华在这个时候出手,把小易的过去挖出来,其实根本不在于想要加重给小易定罪的砝码,只是让他失去战斗力而已。”

    南之君眼里是掩不住的疲倦:“树欲静而风不止,小易一颗赤子之心,何曾想过要和这帮魑魅魍魉较劲?”

    顿了顿,南之君看向凌俐,缓缓地说道:“小凌,你对小易的了解,还在他三十岁以后的岁月,大概认为他天生是跳脱、做事不顾后果的性格。如果我告诉你,十二岁以前的小易,敏感、乖巧、细腻又可爱,你大概不会相信吧?”

    凌俐愣了愣,下意识回答:“怎么?”

    南之君和田正言对望一眼,之后带着点喟叹:“我说的都是真的,十二岁前的小易,不仅是远近闻名的神童,还礼貌温和人人都喜欢,他最特别的地方在于有着超乎寻常的细致的观察力,总是能第一时间察觉别人真实的情绪,还有异乎寻常准确的第六感。m.2yt.org也正是因为这个特质,所以那一件事,让他格外地痛苦。”

    凌俐心口紧了紧,她知道,南之君怕是要向她交代,今天在庭上被对方律师搞突袭、想要用来证明南之易心理变态的那个案子。

    南之君长话短说,但交代清楚十几年前那场案件,还是花了接近一小时。

    简而言之,就是南之君因为一件案子的判决,被败诉的两个当事人盯上。

    案件宣判后,当事人来他的宿舍找他。那时候的南之君年轻气盛,言语之间和当事人起了冲突,他被携刀而来的当事人,从背部捅了一刀,伤及肺部,当场就休克昏迷。

    恰巧在那个时候,放学的南之易来找哥哥,目睹凶案的发生。

    凶手捅伤了南之君之后,害怕恶行被暴露,当时也杀红了眼,于是拿着刀撵着南之易,想要灭口。

    南之易以十二岁的年龄和两个穷凶极恶之徒周旋,最后是利用了吊扇的故障脱险。

    然而因为那件事出事的不只两个人——杀人以后,南之易可能因为现场太过血腥,他本来就丰富的感观受到的刺激过大,情绪出现了问题。

    学术上的用语是——精神疾病。如果拿民间通俗的说法就是,这孩子,失心疯了。

    当时国内的精神科疾病治疗刚刚起步,南家不可能把儿子送入精神病院让他渡过余生,而南之君更加不可能,让救了自己的弟弟成为一个疯子。

    他痊愈出院后,带着南之易几乎跑遍了日本、香港和德国寻找名医,最终是找到了在催眠方面颇有建树的大师,冒险用深度催眠的方法,让南之易暂时忘记了那段事。

    但当时医生就说过,他从来没有做过如此长时间的催眠,而且,即使这一次成功了,南之易却始终还是会记起来。

    最关键的是,医生也不知道病人记起回忆之后的后果,是又疯掉了,还是因为心智成熟了能承受住往事。

    而且,催眠的副作用很快就体现了出来——南之易从一个敏感、细腻、乖巧的孩子,变成了桀骜不驯、让人头疼的问题孩子。

    换言之,催眠后的南之易,是和原来的南之易完全相反的个性。

    后来的南之易,因为状态不是太合适上学,所以请了家庭教师来教他,也就是陆冬生。

    陆冬生在花城的南家呆了两年,从南之易十三岁开始,一直把他教到了十五岁,也就是南之易上大学之前。

    另外一件和南之易记忆里有偏差的事,就是南之君并没有和陆冬生谈过恋爱。

    那时候,陆冬生和陆瑾然两个同父异母的姐妹,其实感情还不错,陆冬生成了南家的家庭教师,在花城上学的陆瑾然也会偶尔去南家玩。

    多几次以后,她也认识了南之易——也就是陆瑾然说的,南之易给她起外号叫卤鸡肉的时间段。

    却不料一来二去的,陆瑾然和南之君认识了。

    南之君专注于事业,年近三十也未娶,甚至于没谈过恋爱。他很快被陆瑾然率真又懵懂的性格吸引,两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陆瑾然当年才大一,将将十八岁的年纪,她知道自己和南之君年龄相差有点大,不知道家里会不会反对,所以只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姐姐。

    也不知道陆冬生是真的暗恋南之君,还是精神一直有点问题,亦或是她其实对自己的妹妹是羡慕嫉妒、恨不得取而代之的心理状态,反正这本来和她没什么关系的事,到她嘴里,就成了南之君在和她谈恋爱。

    而她和南之易说的一切,都是陆冬生将陆瑾然和她分享的和南之君瞒着众人来往的细节。

    但是当时的南之易非常依赖她,把她的话当作金科玉律一般,自然不会想到陆老师会骗他。

    久而久之,南之易真的认为哥哥是在和陆老师恋爱,以至于后来南之君说要和陆瑾然结婚的时候,他才会有那样极端的反应。

    陆冬生求而不得导致抑郁,并且在自杀的时候带着南之易上楼,还唆使南之易和她一起跳下去。

    好在,南之易那时候出于生存的本能犹豫了,所以陆冬生的企图没有实现。但,在被人从楼顶救下来的时候,他呆呆傻傻的,一个字也不说。

    南之君还以为他又被吓坏了,非常紧张,害怕因为再一次地见血,让南之易封印的记忆漫出来。然而神奇的是,南之易睡了一觉醒来后,竟然忘记了楼顶上陆冬生要他一起跳楼的那一场事,只记得陆冬生因为南之君想不开自杀。

    从此,视南之君为仇人。

    南之君心惊之余,也因为这个问题,咨询过一些专家

    基本所有的专家都倾向性认为,这一次的失忆,大概又是十二岁那年一场深度催眠的后遗症。

    对深深伤害自己的事,南之易会选择性地遗忘,活在自己给自己营造出来的、理直气壮的世界里。

    记忆的扭曲造成了两兄弟之间的误会,然而因为害怕另一场记忆被这次的事故牵扯出来,南之君不敢和他解释,更不能透露那场自杀事件的真相,以至于陆瑾然背了十几年的黑锅。

    却不料,南之易尘封的记忆,终于被再一次呈现在眼前的血红色唤醒。

    南之君交代完往事,第一个对凌俐道歉:“凌俐,我对你有愧,从一开始知道你的存在,知道你对小易是不同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让正言制造机会想让你们在一起。我是真心盼着你和小易能好好的,却不料,所有事情都朝着最坏的方向去。他因为记忆的偏差伤害了你,而又因为那段往事,被人算计。小易已经够苦了,我不希望,他再因为往事的拖累,堕入深渊。”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